〔台大教授许瑞祥专文〕不管病毒怎么来,善用灵芝保心安

2019新型冠状病毒打哪来尚无定论,重要的是这类事件日后会一再发生,面对各式凶险的未知病毒,人类该怎么办?事实上不管是哪种病毒侵犯人体,这个人只要能够全身而退,凭借的根本就是免疫系统。维护免疫既快速又安全的捷径,不就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灵芝吗?

口述审定/许瑞祥  整理撰文/吴亭瑶  繁體版/請連結

20200212-0

 

本文不讨论武汉肺炎疫情,因为那不在我们的专业领域范围,我们只讲几个常识。

首先,病毒本来就和人类共存于世,并非今天才有。只是每隔一段时间就跑出一个新病毒,这些新病毒到底是打哪来的?这就有许多论点。有的人说是从野生动物来的,也有人说是从某个实验室不小心“漏”出来的……

不管怎么说,人类面临的新病毒,如果是自然界原本就存在病毒,那这些病毒的演化有一定的速度、有一定的趋势、有一定的脉络,不会太快;如果有超出演化过程的剧烈情况发生,这个病毒可能就“不自然”了。

所谓的“不自然”指的是其他违反自然的方式,可能是背后有什么人为操作,或不当的……但这些都是茶余饭后的闲谈。所以坦白讲,武汉肺炎病毒(2019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到底打哪里来,最后应该还是各说各话,无解!

20200212-1

图为中国CDC在GISAID平台公布的2019新型冠状病毒样貌。WHO于2020年2月11日将此病毒引起的武汉肺炎正名为COVID-19,CO代表冠状Corona,VI代表病毒virus,D代表疾病disease。但为方便多数民众理解防疫讯息,多数媒体和官方机构仍以武汉肺炎称之。(图片来源/https://www.gisaid.org/

 

中毒解毒,正邪相生

讨论武汉肺炎病毒太沉重,还是讲比较轻松一点的电脑病毒好了。

电脑病毒打哪来?刚开始是说,很多程式软体在运算的过程中,编写在程式里的某些内码可能会起冲突,使电脑产生速度变慢、容易当机等失序的情况。这些不在预期中发生的随机、自然、可逆的错误,对电脑来说就是“病毒”。

但真正令我们讨厌的是那些具有不良企图的恶意病毒,它们不是自然发生的,而是有心人特别写的程式。制造这些病毒的人居心何在?你可以想出一百种理由,防不胜防,所以才会有所谓的防毒软体公司开发在你买电脑时安装的防毒软体,刚开始先送你试用版,时间到了就叫你付费更新。

自然发生的电脑病毒,不太会干扰电脑的基本运作;只有经过特殊加工的电脑病毒,才会严重防碍电脑的运作。这些制造病毒的人一定是为了某些利益才会这样做,而他们的利益也更加造就了电脑市场上对于防毒软体公司的需求。

所以只要有一个需求的市场,就会有人想在这个市场中分一杯羹,占一份利益,也就会有另一群人挺身而出誓言维护大家的利益。这就是典型的正邪相生,但是扮演“正”与“邪”到底是哪些人,大家自己去想。

同样的逻辑,药厂做药给人家吃,药是没得讨价还价的,它一定是拿来治病的。那么什么药最好卖?如果有一个只有我能解的毒,不就能够卖到天下无敌?

 

到底病毒打哪来?

所以,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跑出来吓人的新病毒,到底打哪来?一种情况是来自原本接触不到的物种,因为有人从深山里抓了什么奇珍异兽,让它的病毒跑进我们的生活圈里。但如果是人自以为是搞出来的,那就是自作孽了。

随着人类对基因改造操作越来越肆无忌惮,倘若有人把原本没那么毒的病毒做了某些基因修改,超过物种间原本进化的速度,原本想说未来如果我们遇到这个玩意儿有没有办法预防或治疗,于是把它当作研究课题,即使原本立意良善,但问题是,你有本事把做出来的超级基改病毒控管好吗?

要发表研究报告,一定要在活体生物上证明,那么这些活体生物,还有那些超级基改病毒,是不是都能妥善处理好?因为只要处理实验废弃物的过程有任何疏漏,就可能让这个基改病毒释出,或让基改的DNA片段跑到外面的环境里。

我高中念生物学时就已学到:有两种肺炎细菌,一种会形成荚膜,一种不会,如果把会形成荚膜的细菌弄死,再把它和不会形成荚膜的活菌放在一起,一段时间之后,那个不会形成荚膜的细菌也变得会形成荚膜。

也就是说,不需要人为操作,生物的本能就会把对它有用的外来基因剪贴到自己原本的基因里,利用它来生存和繁衍──因为没有荚膜的细菌进到人体,马上就会被人体的免疫系统吞掉,但那些有荚膜保护的细菌免疫系统吞不了它,它就可以在体内作怪。

细菌会自己找出路,病毒也会,所有生命都会透过基因变异找出路。只是自然的突变还是随机的很缓慢,但如果是在实验室改造基因,把本来不会碰在一起的东西组装起来,那就完全跳脱自然变异的趋势了。

这其实是最恶质的基改。人类做研究如果逆天,最后终将自取其咎。所以做基改也要有个限度,应该要把养活人口的生物,改得更亲民丶更符合民生需求,来福国利民,而不能把对人类有害的生物改得更凶来祸国䄃民啊!

这次到底是把深山里的野味病毒弄到人类生活圈里,还是把不存在的病毒创造到这个世界上来,科学上是有办法证明的,是要花很多资源和时间,但结果未必会公开。

所以“病毒打哪来”的答案是不会有定论的,重要的是,这类事件会一再的发生,面对各式各样凶险程度不一的未知病毒,人类该怎么办?

 

人类如何挡病毒?

病毒和人类的战争,就像电影演的外星人侵略地球人的战争片,刚开始坐拥先进科技的外星人把地球人压着打,但最后地球人还是有办法用有限的武器打倒外星人。为什么?因为我们才是在地人,强龙不压地头蛇。

其实人打从一出生就不断面对各种病毒的挑战。小朋友开始上幼稚园之后就经常生病发烧,就是把人类环境中常见的病毒都认识一遍的必要经历,这就像在注射疫苗(打预防针)一样。

所谓的疫苗,就是把病毒减毒后注射到人体内,让免疫系统对这些病毒产生抗体。通常这些病毒(如小儿麻痹病毒)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所以人类才会研究疫苗防范感染的发生;也因为疫苗有效阻挡了病毒的繁殖与散播,病毒突变的机会自然就降低了。

至于没有被疫苗消灭的SARS病毒,为什么在2003年爆发后就消声逆迹了?有可能是它把宿主搞死了,自断繁衍的后路;另一个原因则是它经过不断的突变,最后变成可与宿主共存的病毒。既然可与宿主共存,就表示病毒的毒性降低了,宿主感染到它可能像一般感冒一样,所以就被忽略了。

我们之所以会注意到某种病毒的存在,是因为它会引起严重的症状(如肺炎),无法用现有的药物控制。如果只是轻微的咳嗽、流鼻涕,吃个三天的药就好了,谁会去注意感染到的是什么病毒?

不管是哪种病毒进到人体里,这个人只要能够全身而退,凭借的根本都是免疫系统:当病毒一接触到人体,第一线应战的就是免疫系统;即使不幸引发肺炎,所有的医疗处置也只能给予支持性治疗,病人最后要能好起来还是得靠免疫系统自救。

20200212-2

两名武汉肺炎(2019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的胸部X光片有大面积白色阴影,显示肺部因白细胞大量浸润而严重发炎。(来源/Chen N, et al. Lancet. Epidemiological and 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of 99 cases of 2019 novel coronavirus pneumonia in Wuhan, China: a descriptive study. 2020 Jan 30. pii: S0140-6736(20)30211-7.)

 

顾好免疫有捷径?

所以真正起防疫作用的正是我们的免疫系统。如何维护好免疫系统?除了卫教宣导的充分休息、营养均衡、补充水分……没有其他捷径吗?维护免疫既快速又安全的捷径,不就是我们大家所熟悉的灵芝吗?

灵芝从三、四十年前开始受到现代医学界嘱目,讲的就是免疫力的议题。

免疫力分两种,一种是增强免疫,一种是抑制免疫。增强免疫指的是免疫系统能精准辨识丶快速清除病原体的能力,这是灵芝多糖(β-glucan)的作用;抑制免疫则是指免疫系统有能力把过度的发炎反应抑制下来,这是灵芝三萜(triterpenoids)的作用。

此即所谓的扶正固本丶养命应天:本固,邪就无法干扰;命养好了,自然有办法因应外来的各种侵扰。这件事,一味灵芝就解决了,根本不需要那么多中药在那边配来配去。重点是,必须是同时有灵芝多糖和灵芝三萜存在,才有扶正固本、养命应天的作用,而能同时包含这两类活性成分的,只有灵芝子实体。

所以我今天所说的“可以作为维护免疫力捷径”的灵芝,指的就是可以作为食药两用的灵芝子实体。

20200212-7

灵芝多糖透过发炎反应增强免疫,灵芝三萜透过抑制发炎缓和过强的免疫。唯有灵芝多糖和灵芝三萜同时存在,才能安全、适时且全面的调节免疫。而能同时包含这两类活性成分的,只有灵芝子实体。(制图/吴亭瑶)

 

吃灵芝要“不忘初心”呀!

常有人问我,灵芝子实体和灵芝孢子粉有什么差别?很简单一个概念:用灵芝子实体熬煮出来的汤汁,就像用整只鸡下去熬的鸡汤;用孢子粉弄出来的就比较像蛋花汤。鸡汤和蛋花汤,三岁小孩也会选吧!

灵芝的生成,当然是为了产生孢子,继而散播繁衍下一代。生命最神圣的意义就是创造宇宙继起之生命,所以产生孢子的确是那朵灵芝最重要的功用;当孢子释放完后,那朵灵芝就变成没用的空壳了。

它们之间的关系,就像“鸡”和“鸡蛋”。鸡蛋当然很有营养,可是再怎么营养,也不会卖得比鸡贵吧!如果事实倒过来,鸡蛋卖得比鸡贵,甚至破掉的鸡蛋卖得比完好的鸡蛋还贵,这样的逻辑不是很奇怪吗?

我对鸡蛋的感触真的很深呐~记得我刚上小学前后,妈妈还是台大医学院的讲师,当时她的科研工作就在研究卵磷脂,每天她都要用很多蛋黄萃取卵磷脂,剩下的一大堆蛋白她就带回家用酱油卤一卤,给我当零嘴吃。

卵磷脂很重要,它的功能上网一查便知,但它的功能再怎么宽广也不会超过一颗鸡蛋,更不可能高过一只鸡!同样的道理,你把孢子粉破壁提取,不管从中拿到的是什么,它的成分再好,也好不过一朵灵芝啊!

20200212-3

子实体才有完整的灵芝成分,才是老祖宗说有效的那个灵芝。图为松杉灵芝(Ganoderma tsugae)子实体。(摄影/许瑞祥) 


20200212-4

孢子是灵芝传宗接代的生殖细胞。图为光学显微镜底下的灵芝(Ganoderma lucidum)孢子。(摄影/许瑞祥)

 

要在这里特别强调这么简单的概念,是因为本来老天爷给你好好一朵灵芝,你老老实实的把它煮出来喝,就可以产生很好的免疫调节作用。若是业者为了竞争产品走到旁枝末节去了,还越走越偏,搞得大家好好的鸡汤不喝,只喝蛋花汤,怎么可能在危难当头顾好免疫呢?

现代灵芝科研讲究的是机制的探讨,越是舍本逐末越是清楚,越是细胞分子层级科学性越好。然而将灵芝的成分拆解得越细微,将灵芝的功效降解得更凌乱,几乎都要让人遗忘灵芝到底的是干什么用的!

灵芝对于免疫系统的全面升级和全盘调控,早已是备受科学肯定的事实。重点是,如何不忘初心地找回老祖宗原本留给我们的灵芝子实体。

去年底,中国官方正式公布灵芝子实体才可以作为食药两用(既可作为食品又能作为中药材)。所以企业系统化发展灵芝子实体才是正途啊!消费者吃灵芝子实体产品才是正道啊!

赶快把家里的抽屉翻一翻,看还有没有以前剩下的整朵灵芝子实体,如果没有,那就赶快去抢购用子实体做的灵芝产品吧!

超级病毒打哪来?如果是天作孽还有可为,但如果是自作孽就不好活了,大家只好一起承担了。怕得武汉肺炎,除了听从政府嘱咐的戴口罩、勤洗手、少出门参加聚会……还是好好“吃对”灵芝吧!

 

延伸阅读

1. 面對新興病毒,我們需要靈活應變、進退有據的免疫力

2. 許瑞祥演講:靈芝──健康與免疫系統

3. 許瑞祥演講:靈芝與現代醫學

4. 靈芝精進「第一線免疫」的主力戰將──吞噬細胞&自然殺手細胞

5. 靈芝多糖的發現及七○年代至今的研究回顧(上)1970~1990年代後期

6. 靈芝多糖的發現及七○年代至今的研究回顧(下)1990年代後期~2000年代中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