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止兩千年!考古研究證實,人類使用靈芝治病救人至少6800年!

今年五月,由中國中醫科學院、中國納米科學中心、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三個科研單位共同發表在《科學通報》第13期的論文證實,早在農業和畜牧剛出現雛形的新石器時代,生活在長江下游的史前人類就已經把靈芝,而且就是符合科現代科學定義的那個靈芝,作為醫藥用途了,其使用時間至少可追溯到6800年前。

文/吳亭瑤

20180622-1


靈芝到底是何時開始為人類所用,科學上其實一直有所爭議,因為只有文字和圖像,始終缺乏「實物」以茲證明。

而且,中藥古籍上記載各種顏色的「芝」,和西方科學根據擔孢子形態定義的靈芝屬(Ganoderma),雖然可以從大致吻合的功效和菇體外觀形態,推測兩者間應該有相當的交集,但終究缺乏臨門一腳的具體證據。

如今,「物證」終於被發現了。

今年(2018)五月由中國中醫科學院、中國納米科學中心、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三個科研單位共同發表在《科學通報》第13期的論文〈中藥靈芝使用的起源考古學〉證實,早在農業和畜牧剛出現雛形的新石器時代,生活在長江下游的史前(文字出現以前)人類就已經把靈芝,而且就是符合科現代科學定義的那個靈芝,作為醫藥用途了,其使用時間至少可追溯到6800年前。

20180622-2

由中國科學院和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共同主辦的《科學通報》,在第13期,以「本草考古──紀念李時珍誕辰500週年」為專題,選擇靈芝、蔪簟(李時珍家鄉的特產)和太歲三者,首開本草考古之先,對中藥的起源、失傳道地藥材的復原、藥物的去偽存真進行探討。靈芝的入選,突顯其在中藥的崇高地位。(圖片來源/中國科學出版社)

 

史前靈芝的發現位置與年代

研究者通過實地考察,一共鑑定了五份浙江地區的史前靈芝樣本,其中出土於余杭南湖遺址的三個靈芝樣本,以及來自千金塔地遺址的一個靈芝樣本,均屬於太湖周圍的良渚文化時期,經碳14(14C)放射性同位位素質譜分析,距今約有5300~4500年。

還有一個靈芝樣本來自河姆渡文化的主要遺址之一田螺山,經鑑定距今約有6871±44年,是目前發現最早的靈芝樣本,與其一同出土的還有雙鳥木雕頭飾、碟形器、玉器(玉粒)、骨錐等巫用實物。

古代巫、醫密不可分,且具有較高的社會地位和統治身份,因此這個發現不僅為靈芝自古以來作為巫用(追求超自然能力,如長生)和藥用(治病救人)提供有力的證據,更把人類使用靈芝的歷史,從過去以《神農本草經》成書於漢代為基準推算的一、兩千年,往前大幅推進了四千年之多。

20180622-3

史前靈芝出土的地理位置

〔說明〕〈中藥使用靈芝的起源考古學〉考證的史前靈芝,分別屬於新時器時代的河姆渡文化和良渚文化。距今大約六、七千年的河姆渡文化,主要分布在浙江杭州灣南岸平原地區至舟山群島一帶;比河姆度稍晚出現的良渚文化,則是分布於長江下游太湖周圍地區。從地理位置和史前靈芝的分布來看,這兩個人類文明應該存在著某種程度的交流與傳承。(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File:Hemudu map.svg & File: Liangzhu map.svg

 

20180622-4

靈芝的使用從漢代,上溯新石器時代

〔說明〕過去我們常說,人類使用靈芝已有一千多年或兩千年的歷史,主要是從中國現存最早的中藥學專著《神農本草經》成書於漢朝年間開始算起的。而今,隨著史前靈芝的出土,人類使用靈芝的起源,大幅往前推進到文字尚未出現的新石器時代。(原始圖片來源/維基百科:中國歷史年表

 

以擔孢子為證,史前靈芝的確是Ganoderma

由於長期浸泡在水中,使得這五份史前靈芝的菇體色澤已不復當年,但其擔抱子仍保存完好,足以作為種源鑑定的依據。

透過電子顯微鏡和光學顯微鏡的觀察,從其具備「卵圓形,有雙層細胞壁,外層細胞壁薄而透明,內層細胞壁較厚且有疣狀凸起」等形態特徵,確認它們均為現代生物分類學所定義的「靈芝屬(Ganoderma)」無誤。中國本草典籍所記載的「芝」,和西方科學的靈芝屬,終於有了確切的連結。

進一步把這五個史前靈芝的擔孢子特徵,與二十四份現代靈芝樣本的擔孢子一一比對,結果發現,史前靈芝的形態特徵和現代靈芝中的G. applanatum(樹舌靈芝)、G. australe(南方靈芝)、G. incrassatum(厚靈芝)和G. shangsiense(上思靈芝)有較多的相似之處。

不過這五個史前靈芝的擔孢子,在尺寸上都比現代靈芝的擔孢子要來得小,研究者推測,應和當時的氣溫比現在高出2~3℃有關。

此外,從遺址的地理環境,或靈芝樣本的斷口沒有殘留的木基研判,這五份史前靈芝並非生長於當地,而是先民特地從外地採集帶入村落的可能性比較高。

20180622-5

史前靈芝及其擔孢子形態

〔說明〕圖片上方是史前靈芝樣本(編號a~e),其電子影微鏡下的擔孢子形態分別置於圖片下方(編號f~k)。編號a的標尺是1.0 cm,編號b~e的標尺是5.0 cm,編號f~k的標尺是2μm。

編號a的靈芝出土於田螺山遺址,距今約6871年;編號b~d的靈芝出土於余杭南湖遺址,編號e的靈芝出土於千金塔地遺址,此四者距今約5300~4500年。(圖片來源/科學通報, 2018, 63: 1180-1188.

 

使用靈芝的美好經驗,讓其歷久彌新、源遠流長

史前靈芝的發現和鑑定,終於讓人類使用靈芝的起源,從虛無飄渺的神話傳說、不夠明確的圖文記錄,落實到實際發生過的日常生活裡。

作為石器時代的最後一個階段,新時器石代的人類已懂得透過「磨製」讓石器更方便為己所用,也開始懂得透過馴化野生作物和動物,發展簡單的農業和畜牧,讓食物來源和生活方式變得更穩定,讓生命更有保障。節省下來的時間和精力,自然轉而追求有形(肉體)和無形(精神)的生活品質。

先民採集靈芝作為巫用或藥用的習慣,很可能就是在追求生活品質的過程中逐漸發展出來的。發表〈中藥靈芝使用的起源考古學〉的研究者推測,人類對於靈芝的使用,一開始可能包含各種具有靈芝外形的菇類,後來隨著藥效的好壞和經驗的累積,才逐漸集中在幾個特定的靈芝物種,並經由口耳相傳逐漸擴大了使用靈芝的時空範圍。

研究者認為,在同一個大範圍區域(長江下游太湖流域),不同階段的新石器文化時期遺址,發現的五份靈芝樣本均為靈芝屬真菌,除了表示靈芝在這個區域的分佈較為普遍之外,也突顯出靈芝在中國數千年歷史長河中始終獲得高度評價的事實,否則怎麼可能從一個地方傳到另一個地方,又怎麼可能代代相傳?

也正是因為實際使用過程中的美好經驗,靈芝才會在流傳千年的神話中被譽為「仙草」;五千年前軒轅黃帝平定天下後,才有「軒轅受芝」(接受黃蓋童子贈送的靈芝圖)的故事;兩千年前《神農本草經》成書之時,才會以「輕身不老延年神仙」作為各色靈芝的總結;源自靈芝形象的「祥雲」,也才能與龍、鳳、麒麟併列為中華文化四大祥瑞,成為歷朝歷代最常用來表現吉祥如意、福壽綿長的圖騰。

20180622-6

〔說明〕收錄在《古金圖書集成》的〈軒轅受芝圖〉是目前已知中國最早的一張靈芝圖像。(圖片來源/靈芝古今面面觀,趙繼鼎著,1997)

 

20180622-7

〔說明〕在山西應縣木塔(遼代純木結構樓閣式建築,建於1056年)佛像裡發現的遼代採繪,畫中人物被認為就是嘗遍百草的神農氏,其右手拿的正是靈芝呢!(圖片來源/百度百科:释迦塔

 

史前靈芝的出土與考證,不僅追溯人類使用靈芝的起源,填補靈芝實物的空白,確認中藥靈芝與Ganoderma屬的關聯,證實靈芝在先民生活中的醫藥角色與崇高地位,更解釋了靈芝傳頌民間、化為祥瑞圖騰的其來有自。

靈芝作為傳統醫藥的源遠流長絕非一般藥材可以比擬,中國是人類應用靈芝的起源地亦毫無疑義。或許正是有靈芝庇蔭,中華民族才能在天災人禍不斷的歷史長河中䇄立不搖、歷久不衰。

 

〔資料來源〕袁媛等. 中藥靈芝使用的起源考古學. 科學通報, 2018, 63: 1180-1188.〔Yuan Y, et al. Archaeological evidence suggests earlier use of Ganoderma in Neolithic China (in Chinese). Chin Sci Bull, 2018, 63: 1180-1188. doi: 10.1360/N972018-00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