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大教授許瑞祥專文〕不管病毒怎麼來,善用靈芝保心安

2019新型冠狀病毒打哪來尚無定論,重要的是這類事件日後會一再發生,面對各式凶險的未知病毒,人類該怎麼辦?事實上不管是哪種病毒侵犯人體,這個人只要能夠全身而退,憑借的根本就是免疫系統。維護免疫既快速又安全的捷徑,不就是老祖宗留給我們的靈芝嗎?

口述審定/許瑞祥  整理撰文/吳亭瑤    简体版/请链接

20200212-0

 

本文不討論武漢肺炎疫情,因為那不在我們的專業領域範圍,我們只講幾個常識。

首先,病毒本來就和人類共存於世,並非今天才有。只是每隔一段時間就跑出一個新病毒,這些新病毒到底是打哪來的?這就有許多論點。有的人說是從野生動物來的,也有人說是從某個實驗室不小心「漏」出來的……

不管怎麼說,人類面臨的新病毒,如果是自然界原本就存在病毒,那這些病毒的演化有一定的速度、有一定的趨勢、有一定的脈絡,不會太快;如果有超出演化過程的劇烈情況發生,這個病毒可能就「不自然」了。

所謂的「不自然」指的是其他違反自然的方式,可能是背後有什麼人為操作,或不當的……..但這些都是茶餘飯後的閒談。所以坦白講,武漢肺炎病毒(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到底打哪裡來,最後應該還是各說各話,無解!

20200212-1

圖為中國CDC在GISAID平台公布的2019新型冠狀病毒樣貌。WHO於2020年2月11日將此病毒引起的武漢肺炎正名為COVID-19,CO代表冠狀Corona,VI代表病毒virus,D代表疾病disease。但為方便多數民眾理解防疫訊息,多數媒體和官方機構仍以武漢肺炎稱之。(圖片來源/https://www.gisaid.org/

 

中毒解毒,正邪相生

討論武漢肺炎病毒太沉重,還是講比較輕鬆一點的電腦病毒好了。

電腦病毒打哪來?剛開始是說,很多程式軟體在運算的過程中,編寫在程式裡的某些內碼可能會起衝突,使電腦產生速度變慢、容易當機等失序的情況。這些不在預期中發生的隨機、自然、可逆的錯誤,對電腦來說就是「病毒」。

但真正令我們討厭的是那些具有不良企圖的惡意病毒,它們不是自然發生的,而是有心人特別寫的程式。製造這些病毒的人居心何在?你可以想出一百種理由,防不勝防,所以才會有所謂的防毒軟體公司開發在你買電腦時安裝的防毒軟體,剛開始先送你試用版,時間到了就叫你付費更新。

自然發生的電腦病毒,不太會干擾電腦的基本運作;只有經過特殊加工的電腦病毒,才會嚴重防礙電腦的運作。這些製造病毒的人一定是為了某些利益才會這樣做,而他們的利益也更加造就了電腦市場上對於防毒軟體公司的需求。

所以只要有一個需求的市場,就會有人想在這個市場中分一杯羹,占一份利益,也就會有另一群人挺身而出誓言維護大家的利益。這就是典型的正邪相生,但是扮演「正」與「邪」到底是哪些人,大家自己去想。

同樣的邏輯,藥廠做藥給人家吃,藥是沒得討價還價的,它一定是拿來治病的。那麼什麼藥最好賣?如果有一個只有我能解的毒,不就能夠賣到天下無敵?

 

到底病毒打哪來?

所以,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跑出來嚇人的新病毒,到底打哪來?一種情況是來自原本接觸不到的物種,因為有人從深山裡抓了什麼奇珍異獸,讓牠的病毒跑進我們的生活圈裡。但如果是人自以為是搞出來的,那就是自作孽了。

隨著人類對基因改造操作愈來愈肆無忌憚,倘若有人把原本沒那麼毒的病毒做了某些基因修改,超過物種間原本進化的速度,原本想說未來如果我們遇到這個玩意兒有沒有辦法預防或治療,於是把它當作研究課題,即使原本立意良善,但問題是,你有本事把做出來的超級基改病毒控管好嗎?

要發表研究報告,一定要在活體生物上證明,那麼這些活體生物,還有那些超級基改病毒,是不是都能妥善處理好?因為只要處理實驗廢棄物的過程有任何疏漏,就可能讓這個基改病毒釋出,或讓基改的DNA片段跑到外面的環境裡。

我高中念生物學時就已學到:有兩種肺炎細菌,一種會形成莢膜,一種不會,如果把會形成莢膜的細菌弄死,再把它和不會形成莢膜的活菌放在一起,一段時間之後,那個不會形成莢膜的細菌也變得會形成莢膜。

也就是說,不需要人為操作,生物的本能就會把對它有用的外來基因剪貼到自己原本的基因裡,利用它來生存和繁衍──因為沒有莢膜的細菌進到人體,馬上就會被人體的免疫系統吞掉,但那些有莢膜保護的細菌免疫系統吞不了它,它就可以在體內作怪。

細菌會自己找出路,病毒也會,所有生命都會透過基因變異找出路。只是自然的突變還是隨機的很緩慢,如果是在實驗室改造基因,把本來不會碰在一起的東西組裝起來,那就完全跳脫自然變異的趨勢了。

這其實是最惡質的基改。人類做研究如果逆天,最後終將自取其咎。所以做基改也要有個限度,應該要把養活人口的生物,改得更親民、更符合民生需求,來福國利民,而不能把對人類有害的生物改得更凶來禍國䄃民。

這次到底是把深山裡的野味病毒弄到人類生活圈裡,還是把不存在的病毒創造到這個世界上來,科學上是有辦法證明的,只是要花很多資源和時間,但結果未必會公開。

所以「病毒打哪來」的答案是不會有定論的,重要的是,這類事件會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面對各式各樣凶險程度不一的未知病毒,人類該怎麼辦?

 

人類如何擋病毒?

病毒和人類的戰爭,就像電影演的外星人侵略地球人的戰爭片。剛開始坐擁先進科技的外星人把地球人壓著打,但最後地球人還是有辦法用有限的武器打倒外星人。為什麼?因為我們才是在地人,強龍不壓地頭蛇。

其實人打從一出生,就不斷面對各種病毒的挑戰。小朋友開始上幼稚園之後就經常生病發燒,就是把人類環境中常見的病毒都認識一遍的必要經歷,這就像在注射疫苗(打預防針)一樣。

所謂的疫苗,就是把病毒減毒後注射到人體內,讓免疫系統對這些病毒產生抗體。通常這些病毒(如小兒麻痺病毒)會造成很嚴重的後果,所以人類才會研究疫苗防範感染的發生;也因為疫苗有效阻擋了病毒的繁殖與散播,病毒突變的機會自然就降低了。

至於沒有被疫苗消滅的SARS病毒,為什麼在2003年爆發後就消聲逆跡了?有可能是它把宿主搞死了,自斷繁衍的後路;另一個原因則是它經過不斷的突變,最後變成可與宿主共存的病毒。既然可與宿主共存,就表示病毒的毒性降低了,宿主感染到它可能像一般感冒一樣,所以就被忽略了。

我們之所以會注意到某種病毒的存在,是因為它會引起嚴重的症狀(如肺炎),無法用現有的藥物控制。如果只是輕微的咳嗽、流鼻涕,吃個三天的藥就好了,誰會去注意感染到的是什麼病毒?

不管是哪種病毒進到人體裡,這個人只要能夠全身而退,憑借的根本都是免疫系統:當病毒一接觸到人體,第一線應戰的就是免疫系統;即使不幸引發肺炎,所有的醫療處置也只能給予支持性治療,病人最後要能好起來還是得靠免疫系統自救。

20200212-2

兩名武漢肺炎(2019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者的胸部X光片有大面積白色陰影,顯示肺部因白血球大量浸潤而嚴重發炎。(來源/Chen N, et al. Epidemiological and 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of 99 cases of 2019 novel coronavirus pneumonia in Wuhan, China: a descriptive study. Lancet. 2020 Jan 30. pii: S0140-6736(20)30211-7.)

 

顧好免疫有捷徑?

所以真正起防疫作用的正是我們的免疫系統。如何維護好免疫系統?除了衛教宣導的充分休息、營養均衡、補充水分……沒有其他捷徑嗎?維護免疫既快速又安全的捷徑,不就是我們大家所熟悉的靈芝嗎?

靈芝從三、四十年前開始受到現代醫學界囑目,講的就是免疫力的議題。

免疫力分兩種,一種是增強免疫,一種是抑制免疫。增強免疫指的是免疫系統能精準辨識、快速清除病原體的能力,這是靈芝多醣(β-glucan)的作用;抑制免疫則是指免疫系統有能力把過度的發炎反應抑制下來,這是靈芝三萜(triterpenoids)的作用。

此即所謂的扶正固本、養命應天:本固,邪就無法干擾;命養好了,自然有辦法因應外來的各種侵擾。這件事,一味靈芝就解決了,根本不需要那麼多中藥在那邊配來配去。重點是,必須是同時有靈芝多醣和靈芝三萜存在,才有扶正固本、養命應天的作用,而能同時包含這兩類活性成分的,只有靈芝子實體。

所以我今天所說的「可以作為維護免疫力捷徑」的靈芝,指的就是可以作為食藥兩用的靈芝子實體。

20180120

靈芝多醣透過促進發炎反應增強免疫,靈芝三萜透過抑制發炎反應緩和過強的免疫。唯有靈芝多醣和靈芝三萜同時存在,才能安全、適時且全面的調節免疫。而能同時包含這兩類活性成分的,只有靈芝子實體。(製圖/吳亭瑤)

 

吃靈芝要「不忘初心」呀!

常有人問我,靈芝子實體和靈芝孢子粉有什麼差別?很簡單一個概念:用靈芝子實體熬煮出來的湯汁,就像用整隻雞下去熬的雞湯;用孢子粉弄出來的就比較像蛋花湯。雞湯和蛋花湯,三歲小孩也會選吧!

靈芝的生成,當然是為了產生孢子,繼而散播繁衍下一代。生命最神聖的意義就是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所以產生孢子的確是那朵靈芝最重要的功用;當孢子釋放完後,那朵靈芝就變成沒用的空殼了。

它們之間的關係,就像「雞」和「雞蛋」。雞蛋當然很有營養,可是再怎麼營養,也不會賣得比雞貴吧!如果事實倒過來,雞蛋賣得比雞貴,甚至破掉的雞蛋賣得比完好的雞蛋還貴,這樣的邏輯不是很奇怪嗎?

我對雞蛋的感觸真的很深吶~記得我剛上小學前後,媽媽還是臺大醫學院的講師,當時她的科研工作就在研究卵磷脂,每天她都要用很多蛋黃萃取卵磷脂,剩下的一大堆蛋白她就帶回家用醬油滷一滷,給我當零嘴吃。

卵磷脂很重要,它的功能上網一查便知,但它的功能再怎麼寬廣也不會超過一顆雞蛋,更不可能高過一隻雞;同樣的道理,你把孢子粉破壁提取,不管從中拿到的是什麼,它的成分再好,也好不過一朵靈芝!

20200212-3

子實體才有完整的靈芝成分,才是老祖宗說有效的那個靈芝。圖為松杉靈芝(Ganoderma tsugae)子實體。(攝影/許瑞祥) 


20200212-4

孢子是靈芝傳宗接代的生殖細胞。圖為光學顯微鏡底下的靈芝(Ganoderma lucidum)孢子。(攝影/許瑞祥)

 

要在這裡特別強調這麼簡單的概念,是因為本來老天爺給你好好一朵靈芝,你老老實實的把它煮出來喝,就可以產生很好的免疫調節作用。若是業者為了競爭產品走到旁枝末節去了,還愈走愈偏,搞得大家好好的雞湯不喝,只喝蛋花湯,怎麼可能在危難當頭顧好免疫呢?

現代靈芝科研講究的是機制的探討,越是捨本逐末越是清楚,越是細胞分子層級科學性越好。然而將靈芝的成分拆解得越細微,將靈芝的功效降解得更凌亂,幾乎都要讓人遺忘靈芝到底的是幹什麼用的!

靈芝對於免疫系統的全面升級和全盤調控,早已是備受科學肯定的事實。重點是,如何不忘初心地找回老祖宗原本留給我們的靈芝子實體。

去年底,中國官方正式公布靈芝子實體才可以作為食藥兩用(既可作為食品又能作為中藥材)。所以企業系統化發展靈芝子實體才是正途啊!消費者吃靈芝子實體產品才是正道啊!

趕快把家裡的抽屜翻一翻,看還有沒有以前剩下的整朵靈芝子實體,如果沒有,那就趕快去搶購用子實體做的靈芝產品吧!

超級病毒打哪來?如果是天作孽還有可為,但如果是自作孽就不好活了,大家只好一起承擔了。怕得武漢肺炎,除了聽從政府囑咐的戴口罩、勤洗手、少出門參加聚會……還是好好「吃對」靈芝吧!

 

延伸閱讀

1. 面對新興病毒,我們需要靈活應變、進退有據的免疫力

2. 許瑞祥演講:靈芝──健康與免疫系統

3. 許瑞祥演講:靈芝與現代醫學

4. 靈芝精進「第一線免疫」的主力戰將──吞噬細胞&自然殺手細胞

5. 靈芝多糖的發現及七○年代至今的研究回顧(上)1970~1990年代後期

6. 靈芝多糖的發現及七○年代至今的研究回顧(下)1990年代後期~2000年代中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