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靈芝對肝損傷的改善作用

  • 列印

從1960年代靈芝被人工栽培成功後,不僅被廣泛的應用於民間,同時也在現代科技的研究模式中,為未來靈芝的臨床應用奠定了新的基礎。就目前所得的具體成效而言,影響最深遠者當首推靈芝與肝功能間的關係。無論是一般化學性肝炎或病毒性肝炎,靈芝所含的主要成分多糖體和三萜類都直接參予保肝作用,讓我們在面對中國人的國病時不再束手無策。

文/許瑞祥

◎本文原載於2001年7月《健康靈芝》第13期 p.5~9

rsh-lucidum

(提供/許瑞祥)

 

經由生活經驗的累積,從各種可食用的天然物中,找尋有益人體健康並能治療疾病的藥材,一直是人類生存競爭中最重要的經驗傳承。在目前所收錄的一千九百種中藥材內,包含著千百年不斷實踐與驗證的結果,其中的靈芝更是中藥裡精華的代表,是唯一擁有五色、五行和五味的龐大家族,能補肝氣、益心氣、益脾氣、益肺氣、益腎氣和益精氣等,對人體五臟六腑皆有所司,而備受歷代醫藥學家的推崇,但總因野生靈芝的產量稀少而未能普遍嘉惠於大眾。

 

大陸以靈芝治療肝病的成功案例

肝病是國病之一,不但在台灣有數百萬肝炎帶原者,在中國大陸肝病的罹患率更是遠高於此。文獻中記載,1970年代靈芝的萃取物已經在大陸地區,普遍的被用於各種肝炎病患的治療。

例如在湖北省人民醫院用靈芝糖漿治療50例肝炎患者,在經連續服藥兩個月後,痊癒者6例,顯效者(自覺症狀消失、肝功能檢查值接近正常)19例,好轉者(症狀減輕)27例,經評估以靈芝糖漿治療此50例肝炎病患的總有效率(痊癒+顯效+好轉)達98%。

在北京積水潭醫院的報告中指出,用靈芝蜜丸治療35例肝炎病患,在此一個多月的療程中,並未使用其他保肝藥物。臨床觀察結果顯示35位病患中,25例患者的乏力、食慾不振及腹脹等症狀消失或改善,其中11例患者的肝區疼痛消失。

福建泰寧縣與清流縣醫院在比較靈芝糖漿與西藥對病毒性肝炎藥物的臨床療效時,發現靈芝治療組中,83例患者經每日口服靈芝糖漿一個月後,其總有效率達95%;而服用西藥對照組的30例患者中,總有效率僅為80%,兩者間的差異明顯。

由以上的資料可知靈芝對肝炎有一定的療效,靈芝能補肝氣之說終於得以證實,但是因為其中所使用的成分皆為靈芝的總萃取物,各種組成複雜,因此探討靈芝中對肝炎有效的活性成分與其作用機制,一直是靈芝藥理研究中熱門的課題。

 

靈芝萃取物護肝功能實驗報告

造成肝炎現象的主要因素有病毒性、酒精性和化學性三萜類。但在實驗動物的老鼠中,與人類有相同病理現象者,僅有以四氯化碳(CCl4)誘導大(小)白鼠慢性肝損傷的化學性肝炎模式。

四氯化碳誘導肝損傷之原理,主要是因四氯化碳受肝微粒酵素活化成三氯甲烷自由基,此自由基與蛋白質結合導致蛋白質合成受阻,並能引起脂質分解代謝過程失調,使肝細胞中三酸甘油酯累積。此外三氯甲烷自由基亦能導致脂質過氧化,而使肝細胞膜損傷,造成肝中酵素滲出、細胞病變而壞死。

目前常用以判斷肝臟是否病變或發炎的指標,為血清中的GOT與GPT值:GOT(glutamic oxaloacetic acid transaminase)是一種廣泛存在於心臟、肌肉中的酵素,當細胞壞死或溶血時會引起血清中GOT值上昇。GPT(glutamic pyruvic acid transaminase)為一種主要存在於肝臟的酵素,因此當血清中GPT值高於正常上限時,就可能是因肝炎所導致的肝中酵素GPT滲出。因此在臨床上檢查肝臟是否有病變的肝指數中,測定血清中GOT和GPT值的高低變化,成為反應肝功能的指標。

1974年北京醫學院藥理教研組首先發表,靈芝的酒精萃取物能減輕小白鼠受四氯化碳引發的化學性肝損傷,無論是預先給藥或是形成肝炎後再給藥,靈芝萃取物均能不同程度的減輕因四氯化碳引起的肝功能損傷,降低血清中GPT值,同時能減少肝小葉炎症細胞浸潤,促進肝細胞再生。

1977年中國醫學科學院藥物研究所發表從薄樹芝(G. capense)中提取的薄醇醚,能使切除肝臟的小鼠肝臟再生能力加強,同時能對抗大劑量「消炎痛」對小鼠的毒性作用。

1979年劉耕陶等證明,靈芝和紫芝的乙醇提取物,對因四氯化碳引發化學性肝炎小鼠的GPT值升高,皆有明顯的降低作用。靈芝的乙醇提取物還能使肝炎小鼠升高的肝臟細胞中三酸甘油酯含量降低。靈芝和紫芝的乙醇提取物還能顯著促使部分切除肝臟的小鼠肝臟再生,並明顯降低洋地黃毒中毒小鼠的死亡率。

1993年蘇慶華等發表從松杉靈芝(G. tsugae)提取的三萜類化合物,能降低四氯化碳誘導肝炎小鼠血清中GOT與GPT值,具有保肝作用。

1995年Lin. J. M.等發表,從靈芝(G. lucidum)、台灣紫芝(G. formosanum)和新日本靈芝(G. neo-japonicum)的粗萃取物,皆能降低因四氯化碳誘發肝炎小鼠血清中GOT和LDH(Lactic dehydrogenase)等酵素活性,顯示無論是靈芝、台灣紫芝和新日本靈芝,對化學性肝炎皆有明確的緩解作用,結果中並指出靈芝萃取物抗化學性肝炎的作用,是通過其清除自由基的能力來達成的。

1997年張正等發表以D-galactosamine(D-氨基半乳糖)誘導的小鼠肝損傷模式,模擬人類的病毒性肝炎病理研究中發現,注射靈芝孢子粉萃取物,不但能降低因D-氨基半乳糖所致肝炎小鼠的死亡率,同時亦降低血清中GOT和GPT的酵素活性,改善肝臟功能,減輕肝細胞腫脹和壞死的現象。

1997年Park等發表在結紮並切斷膽管誘發大鼠肝纖維化的研究中,發現靈芝多糖可使肝纖維化大鼠的血清中GOT、GPT和ALP(Alkaline phosphatase)等酵素活性下之外,同時亦可降低總膽紅素(total bilirubin)和肝臟中膠原(Collagen)的含量,由病理切片的觀察顯示,纖維化的肝組織在形態上有明顯的改善,此結果表明靈芝多糖具有抗大鼠肝纖維化作用。

1997年Kim等發表的靈芝保肝模式中,指出四氯化碳誘導的肝損傷現象,因血清中β-glucuronidase酵素活性的上升而導致肝毒害現象,卻能被靈芝中萃取的Ganoderenic acid A所抑制,因此作者認為靈芝中分離的Ganoderenic acid A,是靈芝保護四氯化碳損傷肝功能的主要活性成分。

2000年王明宇等發表靈芝提取的三萜類對三種小鼠肝損傷模型的研究結果,為靈芝的保肝作用進行深入的評估。其中作者除了採用經典的四氯化碳誘導化學性肝損傷模式,進行整體或離體肝細胞的功能、代謝及形態學變化外,並以D-galactosamine誘導小鼠產生類似人類病毒性肝炎的病理特徵,第三種則經由卡介苗和脂多糖來誘導小鼠形成類似人類免疫性肝損傷。此三種肝炎模型皆可造成實驗動物血清中GPT活性和肝中三酸甘油酯含量的升高,肝臟組織結構的病理改變。

在靈芝子實體經乙醇提取、乙酸乙酯萃取的三萜類化合物每日注射(80mg/kg)後,對前述三種實驗性小鼠肝損傷皆有明顯的保護作用,可顯著降低因肝損傷所致的血清GPT與肝中三酸甘油酯的含量。病理組織檢查結果證實,靈芝的三萜類能明顯減輕四氯化碳所引起的肝臟病理損害。因此認為靈芝中所含的特殊三萜類成分,應該是靈芝保肝作用中重要的有效成分。

在其他有關保肝的研究中,1981年關洪昌等曾發表靈芝多糖對小鼠肝勻漿細胞色素P-450的影響,結果顯示靈芝多糖能促進肝臟蛋白質的生合成,並能增加小鼠肝勻漿細胞色素P-450的含量,從另一種動物模式闡述了靈芝保肝解毒的機制。

1989年張正等發表,體外實驗模型評估靈芝對於B型肝炎病毒(HBV)的抑制能力,結果顯示以B型肝炎病毒DNA聚合酶活性抑制率而言,樹舌靈芝(G. applanatum)的效果最好>80%,紫芝為60~70%,薄樹芝為50~60%。在試管中針對B型肝炎病毒基因複製結果,樹舌可減少約40%,而紫芝約降低30%,可見樹舌靈芝等在體外即能有效抑制B型肝炎病毒的複製與增殖。

在動物試驗中,以鴨為實驗動物,建立病毒性肝炎模型,以評估靈芝的整體抗病毒療效。結果顯示每日餵食樹舌靈芝(50mg/kg)10天後,明顯降低感染鴨B型肝炎病毒(DHBV)幼鴨體內的病毒複製數目,表明在動物體內亦能有效抑制肝炎病毒的增生,為靈芝用於預防或治療病毒性肝炎提供另一直接的證據。

 

靈芝的抗氧化功能,對預防或減輕肝損傷也有貢獻

除了前述各種肝損傷模型的研究結果,直接證實靈芝保肝功能外,筆者認為靈芝所具備獨特的清除自由基能力,對於預防或減輕肝損傷亦有積極的貢獻。在四氯化碳的化學性肝炎模型中,主要是因為釋出三氯甲烷自由基後造成連續性的傷害,因此任何種類自由基的形成,對於含細胞膜的生物體而言,不啻是隨時發生的災難。

自由基能使不飽和脂肪酸氧化,形成過氧化脂質而直接改變細胞膜的通透與功能,導致器官組織的損傷,因此如何減少各種自由基的形成,或是立即清除自由基,成為預防各種疾病發生的根源。1985年王繼峰等發表腹腔注射靈芝萃取物於家兔時,由兔血漿分析得知其體內羥自由基(.OH)的生成量明顯減少。

在體外試管中,靈芝萃取物亦能顯著增強血漿清除羥自由基作用,且與使用靈芝萃取物的劑量成正比。1992年李榮芷等發表以靈芝多糖清除自由基的體外試驗,結果顯示三種靈芝多糖皆有類似超氧歧化酶(SOD)的作用,對於羥自由基的清除效率都在50%以上。在對紅血球脂質過氧化的評估中,靈芝多糖(GL-C)的抑制率可達86%,由此結果顯示部分特殊組成的靈芝多糖具有清除自由基與抗脂質過氧化的能力。

1994年邵紅霞等發表餵食靈芝大白鼠的實驗結果,在連續灌胃靈芝水煎劑(1g/kg)三週後,分析大鼠心肌、腦、血漿中脂質過氧化物的含量皆明顯低於對照組,而其中具抗氧化功能的酵素和超氧歧化酶(SOD)活性,則是顯著高於對照組。由此結果可知,靈芝萃取物在動物體內亦能發揮其清除自由基的能力,同時經由增強血漿中超氧歧化酶的活性,深化對動物體內自由基危害的保護機制,經由抑制細胞膜脂質過氧化作用,達到對各種器官損傷的預防效果。

 

多醣體和三萜類都有直接參與保肝作用

總結前述所引證種種靈芝保肝作用的研究成果,可知靈芝對於各種肝功能損傷模型皆有其因應之道。一般而言,靈芝所含的主要成分多糖體和三萜類都直接參予保肝作用,雖反應的機制各異,但無論在體外的試管中分析或動物體內的整體評估,明白顯示靈芝對肝功能的保護是全面而複雜的,無論是一般化學性肝炎或病毒性肝炎,靈芝皆提供從預防到治療的各種理論依據,讓我們在面對中國人的國病時,不再束手無策。

 

靈芝護肝功能的相關研究

rsh-liver-re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