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2016第二屆中國靈芝大會演講精選(2) 北大副教授李衛東:靈芝功效多,「保護腸道屏障」是關鍵!

  • 列印

你對靈芝「治這個也行,治那個也行」的眾多功效感到困惑嗎?聽完北大副教授李衛東在2016第二屆中國靈芝大會上的演講,立馬豁然開朗。原來受損的小腸黏膜、低落的腸道免疫,以及失衡腸道菌群,會引發諸多疾病與不適症狀,而靈芝對腸道屏障的保護作用,正是它讓許多疾病和不適症狀改善的源頭。

文/吳亭瑤      简体版/请连结

 

201609LWD-s

北京大學副教授李衛東在第二屆中國靈芝會的演講,

帶領與會者從「靈芝對腸屏障功能的保護作用」理解靈芝功效眾多的源頭。

(攝影/吳亭瑤)

 

北京大學基礎醫學院藥理學系副教授李衛東,長期跟隨林志彬從事靈芝研究,近十年來指導學生做了一些靈芝多醣保護腸道的研究工作,因而特別關注靈芝這方面的作用,並在2016年9月的第二屆中國靈芝大會以「靈芝對腸屏障功能保護作用研究概況」為題發表演講。

腸道是是身體與外界接觸最密集的組織之一,也是身體最大的免疫器官──全身有50%以上的淋巴組織分布在腸黏膜中,與龐大而複雜的腸道菌共生共存。

李衛東表示,靈芝對很多症狀和疾病都有改善作用,從西醫角度來看會感到很不可思議,覺得沒靶點或多靶點,但如果從腸道菌群失衡會引發諸多疾病,而靈芝可以改善腸道菌群平衡,即可解釋為什麼靈芝好像治這個也行、治那個也行。

 

什麼是「腸道屏障」?

腸道裡原本就駐紮了各式各樣好壞不一的細菌,同時還要處理各種被我們吃進去的食物。為了防止隨食物進來或由腸道細菌產生的有害物質穿過腸道,進入人體內其他組織器官和血液循環,因此需要層層的腸道屏障加以保護和防範。這些腸道屏障包括:

1. 機械屏障:由連續完整和健康的腸黏膜上皮構成。

2. 免疫屏障:由不斷更新和維持的腸道黏液層,以及分布於腸黏膜上的淋巴組織所構成。

3. 菌群屏障:由存在於腸道的大量厭氧性菌群所構成,可防止致病微生物在腸道黏膜滋生繁殖和感染其他器官。

這三個腸道屏障並非獨立存在,而是互相影響。李衛東以「菌群屏障」和「免疫屏障」為例:腸道正常菌群可產生多種抗原物質,提升免疫功能;還可刺激免疫細胞,強化吞噬細胞的活力;並能促使B細胞產生抗體,增強「特異性」免疫功能(針對特定有害物質進行免疫防禦的功能)。此即為什麼改善腸道菌群和調節免疫會有關聯的原因。

 

腸道菌群複雜多元:益生菌、有害菌、致病菌

在這三個免疫屏障裡,組成最複雜的莫過於腸道菌群,李衛東將它們分成三大類進行解說:

第一類是大家常聽到的「有益菌」或稱「益生菌」,舉凡擬桿菌、真桿菌、消化球菌、雙歧桿菌、乳桿菌都包括在內,主要參與維生素與蛋白質的合成,輔助腸道消化吸收,防止外襲菌(感染病菌)的侵襲,並且刺激免疫功能,讓我們保持在健康狀態。

另一群腸道菌常被稱為「有害菌」,像大腸桿菌、鏈球菌等等,它們會在腸內產生腐敗產物、致癌物和毒素,促進身體老化。因此如果抑制這群菌的生長,即可減緩老化的速度。

最麻煩的一群腸道菌是「致病菌」,如葡萄球菌、變形桿菌等等,它們參與身體皮膚、黏膜、臟器、血液等感染,會讓我們生病,因此必須盡量避免。

李衛東表示,菌群之間也不是獨立存在,而會交互影響,而且某種菌群到底是「有利」還是「有害」人體,也不完全那麼絕對。像是有益健康的「真桿菌」就被發現,同時也有促進老化、引起疾病的作用。真桿菌的負面作用,在有益菌主導的菌群生態下或許沒什麼,但如果菌群生態是由有害菌所把持,可能就有影響了。

201609LWD-5

(資料來源/李衛東    翻攝/吳亭瑤)

 

腸道菌群不平衡,身體健康亂糟糟

2013年12月《Science》(科學)雜誌發表十大科學進展,其中即提到腸道菌群與人體健康關係的研究非常值得關注,未來相關的研究也會愈來愈多。李衛東藉此說明腸道菌群平衡之於健康是何等重要。

問題是很多因素都會干擾腸道菌群的平衡,包括:抗生素,肉食、激素(荷爾蒙)類藥物、放化療和輻射傷害、情緒和壓力、旅行、食物中毒、生病、手術等等,都有礙有益菌的生長。

科學家也已證實,腸道菌群失調會誘發疾病、症狀或不舒服,比如便祕、慢性肝炎或肝硬化、老年癡呆症、過敏(免疫低下引起的過敏,或過敏性腸道症候群)、老化、青春痘、黑斑、疲倦等等。

換句話說,當腸道菌群恢復平衡時,上述這些狀況都會獲得改善。而靈芝看似不相干的多種作用,有一部分正是來自把失衡的菌群變平衡,以及它對腸道機械屏障、腸道免疫屏障的保護作用。

201609LWD-2

201609LWD-3

(資料來源/李衛東     製圖/吳亭瑤)

 

靈芝 vs. 腸道機械屏障

李衛東的研究團隊利用大鼠小腸黏膜細胞系(IEC-6),探討靈芝多醣Gl-PS(分離自靈芝子實體,分子量超過58萬,含有6.49%的蛋白)對腸道機械屏障的影響1,結果發現:

靈芝多醣可促進細胞增殖,而且效果與靈芝多醣的濃度呈正相關。隨著時間的拉長(48小時),小腸黏膜細胞會因為損傷而減少,但與靈芝多醣一起培養的細胞還是呈現增殖狀態。

以人為的方式(雙氧水)損傷小腸黏膜細胞,會使細胞增殖的比率降低,但有靈芝保護的細胞,即面對雙氧水的氧化威脅,仍可隨著靈芝多醣濃度而增殖。同樣的,在放射損傷的情況下,不同濃度的靈芝多醣亦可促進小腸黏膜細胞增殖。

促遷移作用與細胞損傷修補的機制有關,而根據實驗顯示,靈芝多醣能有效促使小腸黏膜細胞遷移。此外,靈芝多醣還有助於大鼠小腸黏膜細胞分化(指細胞進一步發育成為具有特定功能和構造的細胞),並使細胞結構更臻完整。

進一步探討靈芝多醣對大鼠小腸黏膜細胞裡的基因有什麼影響,結果發現,參與細胞修復的鳥氨酸脫羧酶(ornithine decarboxylase, ODC)基因,以及參與細胞增殖的c-Myc基因,都會因為靈芝多醣的刺激而增加表達。

以上結果說明,靈芝多醣能維持腸黏膜上皮組織的完整性,因此對腸道機械屏障有保護作用。

 

靈芝vs. 腸道免疫屏障

重症急性胰腺炎會抑制腸道和全身的免疫功能,而根據黑龍江中醫藥大學蔡文輝等的研究顯示2,重症急性胰腺炎大鼠在連續七天灌胃靈芝孢子粉(每次2 g/kg,每天兩次)之後,血清裡IL-2(免疫細胞分泌的細胞激素)的含量增加、吞噬細胞的吞噬能力變強,說明整體免疫功能是上升的;同時腸黏膜內的IgA(免疫球蛋白A,腸黏膜最主要抗體類型)分泌量也趨近正常,表示腸道免疫亦獲得改善。

另一個研究則是觀察靈芝多醣GLP對肝癌小鼠腸黏膜免疫功能的影響,觀察指標為腸道上皮細胞T淋巴細胞亞群CD4與CD8的變化。正般情況下CD4/CD8的比值會接近1,過度偏高顯示有自體免疫性病症,偏低表示免疫受到抑制。

根據中國中醫科學院趙宏艷等做的動物實驗顯示3、4,肝腫瘤會降低小鼠的CD4/CD8比值,而在使用化療藥(cytoxan,環璘酰胺)之後,肝癌小鼠的CD4/CD8更會處在低下狀態無法恢復。

相較之下,不論是單用靈芝多醣(連續灌胃12天,每天劑量1.02 g/kg),或同時與化療藥併用,肝癌小鼠的CD4/CD8都較接近正常,同時靈芝多醣對於有助提升免疫的抗體與細胞激素的表達,包括IgA、IL-2、TNF-α(腫瘤壞死因子)等,都有刺激作用;至於具有免疫抑制作用的細胞激素IL-10,則會在靈芝多醣的作用下減少表達。

這些結果都說明了,不管是對於疾病或藥物造成的腸道免疫低下、全身免疫低下,靈芝都有提升和保護的作用。

 

靈芝vs. 腸道菌群屏障

貴陽醫學院催冬冰等5以抗生素(鹽酸林可黴素)給小鼠連續灌胃六天,建立菌群失調模型,再給小鼠灌胃不同濃度(2.5%、5%或35%)的靈芝破壁孢子粉溶液(每天0.7 mL),連續六天後,取小鼠糞便進行菌群生態的分析。結果顯示,高劑量孢子粉組可使腸道內的細菌數量恢復至接近正常,尤其有助於厭氧菌(有益菌)的增加。

另外,蔡文輝等的研究也觀察到2,對於重症急性胰腺炎造成大鼠腸道菌群失調的狀況,在給病鼠連續灌胃七天靈芝孢子粉(2 g/kg,每天兩次)之後,不僅明顯增加大鼠腸道雙歧桿菌、乳酸桿菌數量,減少腸桿菌數量,還能降低各種細菌向肝臟、胰腺等組織轉移、感染的數量。

長庚大學賴信志等在2015年發表研究則指出6,給高脂飲食小鼠餵食2%、4%、8%的靈芝菌絲體水萃取物(每天100 μg/L),既可減少附睪脂肪(內臟脂肪的代表)和皮下脂肪的堆積,使體重增加減緩,還能降低小鼠體內的發炎反應與胰島素抗性,連腸道裡厚壁菌門(Firmicutes)和擬桿菌門(Bacteroidetes)的比值也會隨之降低。

一般來說,肥胖的人類和小鼠,這兩種菌群的比值較高,亦即厚壁菌門的陣營比較大,但靈芝菌絲體水萃取物可促進腸道中擬桿菌門的生長,進而調節腸道菌群間的關係,這可能是靈芝菌絲體水萃取物有助減重和抗發炎的來源之一。該研究證實,靈芝菌絲體水萃取物的主要活性成分是30萬分子量以上的多醣。

綜合這三項研究結果可知,對於抗生素、疾病、飲食造成的腸道菌群失衡,靈芝都有調整作用。

 

靈芝對腸道在其他方面的保護作用

(一)減輕化療造成的腸道損傷

癌症病人在化療過程中會出現食欲不振、噁心嘔吐等胃腸道表現。而根據北京大學李衛東等的研究顯示1,原本排列整齊的正常小鼠腸道絨毛,在使用化療藥(methotrexate,甲氨蝶呤)後會出現黏膜腫脹、出血等現象,但事先灌胃靈芝多醣Gl-PS(每天100或200 mg/kg)的小鼠,小腸絨毛受到化療藥破壞的程度明顯較輕(如下圖)。

此外,靈芝多醣還能減少小腸組織的氧化代謝產物,提高超氧化物歧化酶(清除自由基的酵素)的分泌量,進而降低化療藥造成的腸道損傷。而對於化療藥造成的血清IgA(免疫球蛋白A)濃度下降,靈芝多醣也有改善作用。

201609LWD-4

小鼠小腸絨毛組織切片圖

(資料來源/Acta Pharmacol Sin. 2011 Dec;32(12):1505-12.)

 

(二)減輕放療引起的胃腸道反應

由山東省醫學科學院附設醫院王靜雯發表的臨床研究7,將48例惡性腫瘤患者分為兩組,其中20例放療二十次,另外28例則在二十次放療的同時配合服用靈芝破壁孢子粉,比較兩組胃腸道反應(如噁心嘔吐等)的狀況。

結果顯示,靈芝與放療併用的患者,有八成是沒反應(46.4%)或輕度反應(35.7%),出現中度反應(14.3%)和重度反應者(3.6%)的比例明顯較少;相對的,單用化療的患者只有四分之一是沒反應(10.7%)和輕度反應(14.3%),多數屬於中度反應(53.6%)和重度反應(2.14%)。靈芝破壁孢子粉顯然能減輕放療造成的胃腸道不良反應。

(三)減輕失血性休克在輸血搶救過程中引起的腸黏膜損傷

「失血性休克」是指大量(總血量的二至三成)且快速失血所引起的休克,如不及時輸血,身體器官功能會因為缺氧而急遽衰退,有致死之虞。因此盡快補充血液是根本的急救措施,問題是當血流再度循環全身時,瞬間的氧氣供應會對原本缺血的各組織器官造成嚴重的氧化損傷,包括腸黏膜損傷也會進一步加重,進而導致腸內的細菌、內毒素穿越腸道屏障進入血液和其他器官,引發全身性發炎。

而根據河南職工醫學院楊紅梅等以家兔做的動物實驗顯示【8,輸血搶救時同時灌注1%靈芝多醣,可降低腸黏膜遭受的氧化和發炎損傷,減少腸內細菌位移至其他器官,同時動脈血壓也有比較好的恢復(但還未正常)。

(四)抑制大腸炎與大腸癌的發生

美國印安那大學醫學院Sliva等探討了靈芝子實體三萜類萃取物GLT預防大腸癌作用【9:在120天實驗期間,每週給小鼠GLT三次(每次把100或500 mg/kg的GLT溶於飲水中),並在給予GLT之前或過程中,以致癌物Phlp誘發大腸癌,並以化學藥物Dextran sulfate sodium(硫酸納葡聚醣)促使大腸炎,比較有無使用靈芝的差別。結果發現,GLT不僅能抑制大腸細胞異常增生,還能減輕大腸炎症,小鼠患大腸癌的概率亦降至70%(低劑量組)和30%(高劑量組)。

以上四項研究結果說明,靈芝可以保護小腸和大腸的組織結構,降低它們受到放化療、輸血搶救、化學或致癌物質的傷害,並減少腸道相關的不適症狀。

 

結論:靈芝顧好腸道,健康自然而生

自從靈芝被人們使用以來,其「看似不相干」的眾多功效既令人驚喜,也令人迷惑。而今,隨著科學家的努力,我們終於理解,原來靈芝未必是直接發揮功效,很可能有很大一部分是透過改善或保護腸道屏障產生的間接作用。

李衛東的這場演講讓我們知道:靈芝可通過 「(1) 維持腸黏膜織組的完整性(機械屏障),(2) 增強機體腸道黏膜免疫功能,(3) 促進益生菌的增殖」等作用,起到提高全身性的免疫功能,達到抗腫瘤及改善機體腸道菌群平衡,從而發揮治療和預防相關疾病的作用。

所以靈芝「治這也行、治那也行」背後有個「一生萬物,萬物歸一」的道理;而許多人實際體驗靈芝後總結的「空腹吃靈芝效果較好」,從上述的研究結果觀之,其實也有理有據。

 

★敬請尊重著作權,歡迎以連結網址的方式友善分享,請註明作者、出處與圖片來源,並保留文章「從標題到參考文獻」的完整性,請勿將圖文移花接木、占為己有,或與商品、商業行為連結。 

 

延伸閱讀

1. 功效當後盾,消費需求打先鋒,靈芝才走得進千家萬戶──2016第二屆中國靈芝大會的啟發

2. 2016第二屆中國靈芝大會演講精選(1) 北大教授林志彬:靈芝孢子粉的抗腫瘤作用及其臨床應用

3. 2016第二屆中國靈芝大會演講精選(3) 中國醫學科學院研究員陳若芸:三萜非孢子粉、孢子油活性成分,相關產品的質量標準應另定

參考文獻

1. Chen LH, et al. Ganoderma lucidum polysaccharides reduce methotrexate-induced small intestinal damage in mice via induction of epithelial cell proliferation and migration. Acta Pharmacol Sin. 2011 Dec;32(12):1505-12. doi: 10.1038/aps.2011.126.

2. 蔡文輝等,靈芝孢子粉對重症急性胰腺炎大鼠免疫功能的調整作用。中醫藥訊息, 2011, 28(6):40-42.

3. 周桂琴等,靈芝多醣對H22肝癌小鼠腸道黏膜免疫功能的影響。中國中西醫結合雜, 2009, 29(4): 335-339. 

4. 趙宏艷,靈芝多醣對H22肝癌小鼠腸道黏膜免疫功能的影響,中国中医科学院博士論文,2008。

5. 催冬冰等,靈芝孢子粉和雙歧桿菌對小鼠腸道菌群失調的治療作用。貴陽醫學院學報, 2008, 33(4):363-365. 

6. Chang CJ, et al. Ganoderma lucidum reduces obesity in mice by modulating the composition of the gut microbiota. Nat Commun. 2015; 23(6) :7489. doi: 10.1038/ncomms8489.

7. 王靜雯,齊魯靈芝破壁孢子粉配合放療減輕胃腸道反應的觀察及護理。中國輻射衛生, 2007, 17(1): 230-231.

8. 楊紅梅等,靈芝多醣對失血性休克復甦時腸黏膜損傷的保護作用及機制。陝西醫學雜誌, 2010, 39(2):134-136.

9. Sliva D, et al. Mushroom Ganoderma lucidum prevents colitis-associated carcinogenesis in mice. PLoS One. 2012;7(10):e47873. doi: 10.1371/journal.pone.00478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