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啟以西醫藥理研究靈芝療效的大門,林志彬教授細述研究靈芝30年

〈2000年國際靈芝專題研討會〉會議期間,該研討會的召集人,北京大學醫學部(原北京醫科大學)藥理學系教授林志彬,特別撥出三十分鐘的時間,暢談這三十年來以西醫藥理研究靈芝療效的因緣、成果,以及對靈芝未來發展的期許。

採訪/吳亭瑤

本文原載於20011月《健康靈芝》第111417 

LINzbRSH

 2000年10月12日〈國際靈芝專題研討會〉的召集人,北京大學林志彬教授,

與受邀與會的臺大許瑞祥教授合影。歷經三十年的研究,

林教授以中醫的「扶正培本」註解靈芝的藥理作用。(攝影/吳亭瑤)

 

來自政府的委託──找尋慢性支氣管炎的特效藥

談起研究靈芝的「緣起」,林教授把時空拉回了七O年代。「當時大陸約有五、六千萬人口患有慢性支氣管炎,此病症拖久了會導致肺氣腫等嚴重肺病,可西藥卻只能控制症狀,無從有效根治。為了解決全民的健康問題,政府當局開始積極尋找這方面的有效藥物,靈芝就在這個時候被提了出來。」

的確,在西藥療效不佳的情況下,大陸確實有不少這類患者轉而求助於靈芝。為求科學的佐證,1971年北京醫科大學以林教授為主的研究單位,遂在官方的委託下,開始一連串靈芝對慢性支氣管炎療效的藥理實驗。

 

意外的發現──靈芝調節全身的生理機能

由於咳嗽和氣喘是慢性支氣管炎最常見的症狀,因此林教授的研究,第一步便從「靈芝對止咳、舒緩氣喘的療效」著手。「當時給實驗病患服用的是靈芝的水提取物,雖然其咳嗽和氣喘稍獲改善,但效果仍不及西藥來得好,不過我們卻意外發現,病人在其它方面,如飲食、睡眠、體力、抵抗力等,有好轉的跡象。」

靈芝對人體的「整體」功效,讓林教授瞭解到,中醫藥理的精髓不在「減輕表面和局部症狀」,而是「調節人體原生理機能」。於是在1971至1975年間,林教授開始對靈芝在神經、血管、腸胃、免疫等藥理作用,進行一連串大規模而有系統的研究,並於1974至1979年間,連續在《北京醫學院學報》發表多篇文章,論述這幾年來的工作成果。「若不是因為正值文革時期,整個研究速度應更快才是。」林教授表示。

 

探索中醫藥理──靈芝是最好的見證

由於靈芝的藥理作用,一再應驗了中醫故有的醫療哲學,對此,林教授特別整理了其在這方面的看法,於1981年在《北京醫學院學報》發表論文〈靈芝的藥理研究和中醫扶正培本治則〉(註1)。林教授指出,所謂「扶正培本」就是「扶持正氣」,正氣在,邪氣就進不來了。研究已證實,靈芝不僅對慢性病有治療或輔助治療的效果,同時還能增強心血管功能,調節神經、免疫系統和內分泌系統,進而修復受損的組織,使人體原先失序的狀態重新找到平衡,進而增強對疾病的抵抗力。

「靈芝能調節人體平衡,加強人體內環境的穩定,以及保持人體與外環境的平衡。」二十年後,林教授再次對其這篇論文做了一個總結;此一「靈芝以人為本」的說法,為中醫的「扶正培本」下了最好的註解。

 

深入療效的背後──靈芝提升免疫功能、抗腫瘤、保肝的機制

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林教授暫別大陸,前往美國芝加哥伊利諾斯大學「WHO傳統藥物研究中心」擔任訪問學者,直到1984年回國,才又繼續靈芝的研究工作,並積極培養靈芝學界的生力軍。在其指導的研究生中,平均每年有一至二位研究生即是以靈芝為論文主題。「今年比較多,」林教授神情愉快地說,「十一位研究生中有三位研究靈芝。」

靈芝的療效已逐步被科學證實,然而其究竟是透過怎樣的機制在人體內運作,在當時還不清楚,因此林教授此次回國後,首先便以「靈芝對免疫功能的調節作用」為研究重點。在1987至1992年的研究期間,林教授發現,靈芝裡的某些成分會增強巨噬細胞、自然殺手細胞、T細胞……等的活性,進而促進身體免疫功能的提升。

最近幾年,林教授的研究團隊則把焦點擺在「靈芝的抗腫瘤作用機制」(註2),以及靈芝的保肝作用──此主題正是林教授的研究團隊在此次研討會上討論的重點。前者確認了,靈芝因其所含的多糖體在體內引發了一連串抗腫瘤機制,進而「間接」殺死腫瘤細胞;而後者則證實了靈芝提升肝臟的解毒功能,並對肝炎有很好的療效。

 

提倡靈芝的輔助治療功效──降血壓、降血糖、抗腫瘤

這幾年來,林教授也投入相當的心血在靈芝的醫療運用上,特別是慢性病的輔助治療方面,如高血壓、糖尿病和抗腫瘤等,臨床實驗證實,病患在接受西醫治療之際,如果也同時服用靈芝,「效果出奇得好。」林教授提出了他的研究心得。

林教授以高血壓為例。「單獨以西藥治療的效果並不顯著,然而在加入靈芝之後,病患的血壓很快就降了下來,連對頑固的原發性高血壓,也有奇蹟似地效果。」同樣,一些研究也證實,讓病患同時服用降血糖藥和靈芝,亦比原先純粹的西藥治療,來得有效而少有副作用。

此外,林教授還特別強調靈芝對抗腫瘤的輔助治療效果──癌症病患在進行化療和放療的同時,如服用靈芝,不僅能縮短治療療程,有效消滅腫瘤細胞,還能避免化療和放療所帶來的副作用。「這與靈芝能調節人體內的環境,有很大的關係。」林教授分析。

 

勾勒靈芝發展的遠景──輔助醫療與保健食品的開發

其實,靈芝在大陸發展為輔助治療角色,有其必然的時空背景因素。林教授指出,由於靈芝在1975年就被大陸官方正式列為「補藥」,因此,於法,醫界無法以靈芝作為主要治療藥物。不過,在2000年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中,赤芝和紫芝的子實體已被列為法定中藥。「既然已驗名正身靈芝是『藥』,我相信,未來靈芝在醫療運用上的範圍將更加寬廣,製成醫療專用的藥劑也將指日可期。」

鑑於中藥「藥食同源」的特性,林教授也相當看好靈芝開發成保健食品的潛力,尤其是針對四十歲以上的中老年人族群。「這個年齡層的人,整個生理機能開始出現老化現象,免疫系統逐步走下坡,罹患心血管疾病的機率也愈來愈高。此時,如果能有一種食品,得以使其健康維持在一定水平,減少疾病的發生率,相信是大家所樂見的。」

「《神農本草經》對靈芝的評價正是『久食輕身不老、延年神仙』,加上中國人兩千年來不計其數服用靈芝的實際經驗,「靈芝作為中老年人保健食品,是非常值得學界和業界投入心力的。」林教授為靈芝的開發,勾勒出另一幅藍圖。

 

為民眾健康把關──建立保健食品法規制度

在大陸,以靈芝為名的保健食品雖在民間相當盛行,產品品質卻參差不齊,「許多靈芝產品的材料來源都有問題,甚至有不肖業者以誇大不實的療效,向消費者收取高昂的價格。」林教授凝重地說。對於這些台灣民眾也曾經歷的問題,林教授期待在不久的未來,大陸亦能對靈芝保健食品製訂出一套遊戲規則,「最好還能對靈芝產品的材料來源,像是為子實體做類似GMP的認證工作,以保障民眾的權益。」林教授特別強調。

 

邁向國際──靈芝亦備受西方重視

所有從事中草藥研發的專家,莫不將眼光投向廣大的國際市場;而當西方醫學遇到醫療疾病的瓶頸時,自然也會將目光轉向古老東方的草藥神話。林教授表示,靈芝已被收錄在《美國草藥藥典和治療綱要》裡,這顯示靈芝在美國醫界的地位已逐漸受到肯定。

研究靈芝療效成果豐碩的林教授,曾受美國哈佛大學之邀進行相關的學術報告,另外還參加美國麻省醫學會,並於會中介紹靈芝抗腫瘤的作用與機轉,「與會專家學者對此都感到莫大的興趣,甚至有意願合作開發靈芝藥劑。」林教授的話透露出,靈芝已在不知不覺中在西方世界蔓延開來,在此西醫對許多現代重大疾病束手無策之際,靈芝儼然成為可以託付眾望的依歸。

 

期許──科學的研究,合理的應用,正確的評價

比起靈芝在中國二千餘年的歷史,三十年的靈芝研究似乎只能算是浮光略影,然而這三十年卻是何等重要,就是因為透過現代科學的方法,才能揭開靈芝的奧秘,為失去健康卻求助無門的現代人帶來一線曙光。同樣也服用靈芝養生保健的林教授,無庸置疑的將繼續靈芝的研究工作,而重心則放在靈芝的輔助治療和保健食品的開發上。

訪談已近尾聲,林教授最後以「科學的研究,合理的應用,正確的評價」,期許對現在和未來投身靈芝研究領域的人士,讓更多民眾,不論有病沒病,都能因靈芝而受益。相信這也是所有投身靈芝研究行列的學者共同的心願。

 

註1:論文〈靈芝的研究和中醫扶正培本治則的探討〉,發表於《北京醫學院學報》1981年,第13卷第1期,p.6-9。

註2:可參考林志彬教授發表於《健康靈芝雜誌》第6期的〈靈芝的抗腫瘤作用機制〉,p.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