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首篇抗阿茲海默症、抗癲癇臨床研究報告出爐,單用靈芝孢子粉效果似乎有限

靈芝對於阿茲海默症和癲癇的防治作用,雖然在近年屢有斬獲,卻一直停留在動物或細胞實驗裡。如今,第一篇靈芝孢子粉治療阿茲海默症和第一篇靈芝治療癲癇的臨床研究成果終於出爐了!這兩篇報告先後發表在今年(2018)五月和六月出刊的《Medicine》,主要的研究者均為中國佳木斯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只是單用靈芝孢子粉治療的結果似乎不怎麼振奮人心,讓我們不禁思考,到底靈芝要怎麼用,才能對阿茲海默症和癲癇的患者產生最大的幫助?

文/吳亭瑤

20180917-1

20180917-2

靈芝對於阿茲海默症(Alzheimer’s disease,簡稱AD)和癲癇(epilepsy)的防治作用,雖然在近年屢有斬獲,卻一直停留在動物或細胞實驗裡。如今,第一篇靈芝孢子粉治療阿茲海默症和第一篇靈芝治療癲癇的臨床研究成果終於出爐了!

這兩篇報告先後發表在今年(2018)五月和六月出刊的《Medicine》,主要的研究者均為中國佳木斯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研究者在「未與西藥併用」的試驗條件下,使用同樣的靈芝孢子粉材料、同等的服用劑量,分別給予阿茲海默症和癲癇的確診患者六週和八週的治療。

只是單用靈芝孢子粉治療的結果似乎不怎麼振奮人心:對於阿茲海默症,略有改善作用但效果不夠顯著;對於癲癇,雖有顯著改善,但效果不夠全面。

 

靈芝抗阿茲海默症的初步臨床試驗結果

參與阿茲海默症臨床試驗的受試者共有42名,年齡介於50~86歲之間,被診斷患有輕度或中度的阿茲海默症,均無氣喘、慢性阻塞性肺病、酒精、毒品、肝腎功能異常、精神病、重度神經系統疾病、腦瘤等病史,而且在參與臨床試驗的前一個月都沒有使用任何改善認知功能的藥物,亦未服用靈芝孢子粉。

將這些受試者隨機均分為兩組,靈芝組每天分服用靈芝孢子粉製劑3000mg(北京長城製藥廠生產,批號B20050008,每顆膠囊含有250 mg靈芝孢子粉,每次服用4顆膠囊,每天三次),安慰劑組每天服用同等劑量的安慰劑,經過六週的治療後,再對其認知功能、生活品質,以及精神和行為狀況,進行詳細的評估。

研究者使用的評估工具,包括:

1. 專門用來評估阿茲海默症患者整體認知功能的「阿茲海默症認知功能評估量表」(Alzheimer’s disease Assessment Scale-Cognitive,簡稱ADAS-cog),0~70分,分數愈高,表示認知功能愈差,正常老年人的分數通常是0或1分。

2. 用於評估失智症的精神跟行為症狀(包含妄想、幻覺、焦慮、憂鬱、激動、睡眠障礙……等總共十二項)的「神經精神量表」(Neuropsychiatric Index,簡稱NPI),分數越高表示症狀越嚴重。

3. 把健康相關的生活品質分成生理健康、心理狀態、社會關係、環境、整體生活品質等六大方面進行測量的「世界衛生組織生活品質問卷」(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Quality of Life questionnaire,簡稱WHOQOL-BREF),分數愈高表示生活品質愈好。

結果顯示,上述所有評估指標,靈芝組和安慰劑組均無顯著差異(表1)。此外,兩組在試驗期間亦沒有出現嚴重和顯著的不良反應(adverse event),僅有一些輕微(mild,意指患者會察覺得到,但都可以忍受,對日常生活亦無影響)的不適症狀(表2),顯示靈芝孢子粉具有相當的食用安全性。

研究者在論文中表示,此次臨床試驗的效果之所以不顯著,有可能和試驗時間不夠長、試驗人數不夠多有關,未來如要進行相關研究,最好能延長試驗時間和擴大試驗規模。

〔編按:中文翻為「不良反應」或「不良事件」的adverse event指的是:使用實驗藥物產生不在預期中的有害反應,且此項反應與實驗藥物有合理的因果關係,包死亡、危及生命、造成永久性殘疾、胎兒或嬰兒先天性畸形、導致病人住院或延長住院時間,或其他永久性傷害等。〕

 

表1 靈芝治療阿茲海默症患者六週後的評估結果

20180917-3

【註】單位:分。兩組各項數值差異均不具統計學意義。

 

表2 阿茲海默症患者於試驗期間出現的不適症狀

20180917-4

【註】單位:人。兩組數據差異不具統計學意義。

 

靈芝抗癲癇的初步臨床試驗結果

在發表靈芝孢子粉治療阿茲海默臨床試驗的同時間,佳木斯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還發表了第一篇探討靈芝孢子粉治療癲癇效用的臨床報告。該臨床試驗共募集18名確診的癲癇患者,每天口服靈芝孢子粉3000mg(其材料來源和阿茲海默症臨床試驗一樣,用法、用量也相同),連續服用八週(比阿茲海默症臨床試驗多了兩週)。

所有受試者均無腦瘤、肝腎功能異常、毒品或酒精成癮、藥物過敏等病史,亦沒有妊娠期和哺乳期的女性。年齡介於22~63歲之間,平均癲癇病史7.6年,發作型式包括全身性抽搐3名(16.7%)、局部性抽搐11名(61.1%)和非典型失神性發作(如:暫時失去意識)4名(22.2%)。其在參與試驗前均有服用一種以上的抗癲癇藥物,而且在試驗前三個月內曾有過兩次以上的癲癇發作,其中兩次發作至少間隔二十四小時。

研究者以每週癲癇發作的頻率,作為治療成效的主要評估指標,並以每次癲癇發作的的嚴重程度,癲癇患者生活品質量表(Quality of Life in Epilepsy Inventory-31,簡稱QOLIE-31)的調查結果,以及不良反應的出現狀況,作為治療成效的次要評估指標。

結果發現,受試者在試驗期間每週癲癇發作的頻率從試驗前的3.1次減少為2.4次,有統計學意義,但每次發作的嚴重程度和生活品質水平和試驗前並無差異,試驗期間亦無發生嚴重的不良反應或死亡,僅有部分患者出現輕微的不適症狀(表3)。

表3 癲癇患者於八週試驗期間出現的不適症狀

20180917-5

【註】單位:人。兩組數據差異不具統計學意義。

 

研究者在論文中表示,從初步的試驗結果來看,長期服用靈芝孢子粉對癲癇患者應有一定的助益。然而受限於合格受試者的人數太少,無法設立安慰劑組進行比較;同時也可能是因為受試人數太少,加上試驗時間不長的緣故,才看不太出靈芝孢子粉對於癲癇患者生活品質和每次發作嚴重程度的助益。

此外,試驗結束後沒有進一步對受試者追蹤,以致無法了解在停用靈芝孢子粉之後的狀況,也是研究者認為此次臨床試驗的美中不足之處。

因此研究者表示,未來若有機會再做相關的臨床試驗,應該要採取隨機、雙盲、控制組的試驗設計,延長試驗(治療)時間,並且追蹤受試者在試驗結束後的後續狀況,才更能準確地判斷靈芝孢子粉用於癲癇治療的價值。

 

靈芝怎麼用,才更有助於阿茲海默症和癲癇的治療?

這兩篇報告只是初試水溫的臨床前期試驗,未來還需進一步驗證靈芝治療阿茲海默症或癲癇的價值。然而面對這個「不怎麼振奮人心」的初探結果,是否該重新思考:靈芝到底要怎麼用,才能對阿茲海默症和癲癇的患者產生最大的幫助?

讓我們先回頭想一想,什麼是阿茲海默症,什麼是癲癇?

阿茲海默症是造成現代人失智最常見的病因,由於主司長期記憶的海馬迴長期受到β類澱粉蛋白釋放的神經毒素損傷,以致造成認知功能的衰退。

癲癇則是腦神經細胞不正常放電所導致,長期「被電」的腦神經細胞會因此受損而影響該區的腦神經功能,其中最首當其衝的當屬海馬迴,因為多數癲癇患者腦部異常放電的區域就發生在這裡或附近。

此二者都屬於「神經退化性疾病」的一種,只是退化和病變的腦部區域不同,所以表現出來的症狀也各有所異,但彼此間還是有共通點,那就是一旦發病就再也回不去了,藥物最多只能減緩病情惡化的速度,無法治癒,而且患者還得同時承擔伴隨藥物而來的副作用,例如中樞神經受到藥物干擾產生的噁心、嘔吐、腹瀉、胃痛、無食慾、頭暈/暈眩,或是對於情緒、精神的負面影響等等。

由於西醫治療上的瓶頸,使得替代療法或另類療法被寄予厚望,靈芝即是其中之一。

根據美國國家醫學圖書館PubMed資料庫上收錄的期刊文獻,大約從十年前(2008)和五年前(2013)開始,陸續有靈芝抗阿茲海默症靈芝抗癲癇的研究成果登上國際期刊;如果是以「中國知網」資料庫收錄的期刊和碩博士論文為基準,甚至可以把這兩項研究的起點往前推到2005年前後,其中靈芝抗癲癇的報告數量更高達80篇,為靈芝抗阿茲海默症的四倍之多。

這些研究使用的靈芝材料,從子實體(整體萃取物、水萃取物/多醣、酒精萃取物/三萜,)、菌絲體(水萃取物/多醣)、孢子粉到孢子油,應有盡有。雖然全都局限在動物藥理作用或細胞分子機制的探討,但能有這麼多不同的科研機構接力跟進,至少說明,從科學的角度來看,靈芝防治阿茲海默症和癲癇具有高度可能性。

只是人體比動物複雜太多,不僅有不同的生活習慣、不同的身體條件(例如是否有合併其他疾病),還還有各種不同的用藥狀況。重點是,大概很少有人會在診斷出阿茲海默症或癲癇,還堅持選擇不吃藥吧!不過上述兩項臨床試驗,卻把靈芝獨立於西藥之外,評估「單用靈芝治療已發生的阿茲海默症和癲癇」的可行性與安全性。

從試驗結果來看,靈芝的安全性應該是沒問題的,但就治療的可行性來看,對於尚未發生的阿茲海默症和癲癇,單用靈芝或許還有預防的可能,但對於已經發病多年,甚至已有一定嚴重程度的阿茲海默症和癲癇,想要只靠靈芝逆轉勝,似乎有點期待太大──畢竟單一成分的西藥在治療阿茲海默症和癲癇都很吃力了,如何要求混合多種天然成分的靈芝,以日常保健的劑量,在短時間內「藥到病除」?

正因為靈芝的組成多元、每種活性成分都只有一點點,才能在高度安全的前提下,發揮「扶正固本」、「增效減毒」的作用。從靈芝的這個特性,還有過去民間應用靈芝的經驗來看,也許在現有的西藥治療基礎上加上靈芝(劑量上可能也要比日常保健更多),對阿茲海默症和癲癇患者會是比較理想、也比較務實的做法。

當然,也期待未來可以看到不同研究機構的科學家,以不同來源的靈芝孢子粉,或是靈芝孢子粉以外的材料──像是活性成分更多元、更豐富的靈芝子實體萃取物──來進行阿茲海默症和癲癇的臨床試驗,或許能因為材料的不同而出現另一番風景也說不定。

 

資料來源

1. Wang GH, et al. Spore powder of Ganoderma lucidum for the treatment of Alzheimer disease: A pilot study. Medicine (Baltimore). 2018 May;97(19):e0636.

2. Wang GH, et al. A retrospective study of Ganoderma Lucidum Spore Powder for patients with epilepsy. Medicine (Baltimore). 2018 Jun;97(23):e109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