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下的祥瑞象徵與科學事實──美國CDC《新興傳染病》期刊封面的豹、蝙蝠與靈芝

一張封面,各自解讀。有人看到了豹,有人看到了蝙蝠;有人看到了祥瑞,有人看到了病毒。不知你看到了什麼?我眼裡彷彿只有靈芝,因為它是唯一在文化象徵裡很祥瑞、在科學檢視下也很祥瑞,更能在現實生活中如人之意的幸運圖騰。如果這個中國意象濃厚的「豹補子」暗藏了致命病原,那麼我相信,救命解藥肯定也在其中。

文/吳亭瑤

20200512-0

 

就在全球感染新冠肺炎(COVID-19)確診人數上看三百萬,不幸死亡人數累計超過二十萬的四月下旬,由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CDC)發行的最新一期《新興傳染病》(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期刊,正式在官網發布上線。

這份專門探討如何防治新興傳染病、影響力在「醫學-傳染病類別」期刊中排名前十分之一強的科學刊物,原本並不被一般民眾和新聞媒體所熟悉。可是2020年五月號才上線沒多久,就引起不少關注和漣漪,只因值此新冠病毒(SARS-CoV-2,也稱2019-nCoV)起源眾說紛紜之際,該期封面圖片選用了圖案裡有蝙蝠飛舞的清代三品武官官服上的「豹補子」。

20200512-1

美國CDC《新興傳染病》2020年五月期刊封面的「豹補子」
十八世紀清朝康雍乾時期織繡在三品武官官服上的官階標誌,
現藏於美國紐約市大都會藝術博物館。

 

講述豹補子封面的〈階級與地位的祥瑞象徵〉一文到底寫些什麼?

清朝官員在正式和公務場合穿著的制式官服,稱為補服,而或織或繡在補服前胸、後背位置,用來標示官階等級的方形綢緞,即稱為補子,也稱章補、胸背或背胸。

不同官階等級的補子以不同的動物為徽誌。文官用的是祥禽,從一品至九品分別是:仙鶴、錦雞、孔雀、鴛鴦、白鷴、鷺鷥、鸂鷘、鵪鶉、藍雀;武官用的是瑞獸,從一品至九品分別是:麒麟、獅、豹、虎、熊、彪、犀牛(七、八品共用)、海馬;御史、按察史等司法官員的代表則是獬豸。

(編按:獬豸是古代傳說中的異獸,形似羊或牛,頭頂長有獨角,能分辨曲直,見人打鬥時會用角觸理虧的人。原文中作者以「unicorns」示之,雖然中國的獬豸和西方印象裡的獨角色形象大異其趣。)

正因如此,擁有醫學博士頭銜的《新興傳染病》資深執行總編Byron Breedlove,以及美國喬治亞南方大學流行病學副教授Isaac Chun-Hai Fung針對此期封面共同具名撰寫的〈階級與地位的祥瑞象徵〉,才會在文章一開始用有點戲謔的筆法寫道:清朝時期北京、承德、瀋陽、武漢等大城市的老百姓,不時得讓路給各種「禽鳥」、「猛獸」通過。

20200512-2

針對「豹補子」封面而寫的〈階級與地位的祥瑞象徵〉原文。

 

這樣的敘述看在某些人眼裡,可能會有點......不過接下來的文章內容,還是很專業的介紹了何謂補子,以及補子裡那些圖案的意義。

作者引用藝術史學家Mary Dusenbury的論述指出,補子的方寸世界展現的是王者天下的概念:各種祥物瑞兆充滿天地之間,而置身畫面中心、象徵官階等級的祥禽瑞獸,則是翹首昂揚地望向象徵帝王的紅色太陽。

一如期刊封面上來自十八世紀清朝康雍乾時期的「豹補子」:驍勇善戰的花豹挺立於祥花瑞果(蟠桃)環抱的綠地之上,祥雲、蝙蝠(福)繚繞天際,海浪翻騰拍打岸邊,海陸相連之處長有一對名之為靈芝(lingzhi)的菇類,它既是傳統中藥材,也是長生不老的象徵,而高掛左上方的紅日則收攏了花豹的銳利目光。

作者做完上述描述後,總結出補子裡的三大基本元素:宇宙(天下)的象徵、官階的象徵,以及祥瑞的象徵。這些象徵從十四世紀的明朝一直延續至二十世紀初清朝結束,其中某些細節或許因為改朝換代而有一些調整,但中心思想基本上是一致的。

正當文章氛圍沉浸在百年前古中國的傳統文化中,作者話鋒一轉把時空切回到如今的現實世界,指出除了神話中的麒麟、獬豸之外,補子裡的動物也可能把病毒傳給人類造成呼吸道感染。例如其中某些象徵文官官階的鳥類即會散播高病原性(高致死率)禽流感病毒;原本象徵福氣的蝙蝠則是Hendra病毒、Nipah病毒和SARS冠狀病毒的源頭。而除了蝙蝠之外,作者還點名豬、駱駝、牛也是冠狀病毒常見的傳染源。

至於造成新冠肺炎的新冠病毒,作者表示,這是在各種因素影響下,人類與動物、植物、環境之間過從甚密,才使得新冠病毒這類新興的病原體,有機會在不該有它出現的人類世界裡現蹤。

最後作者用一句話為整篇文章劃下句點:一個人的階級和地位或許可以讓他在某些圈子裡得到好處,卻阻擋不了新冠病毒或其他病毒引起的呼吸道感染或疾病,在人與人之間傳播。

 

唯有靈芝對健康的祝福
既是「祥瑞象徵」也是「科學事實」

以上是筆者盡可能貼近〈階級與地位的祥瑞象徵〉原文所做的重點整理,不知道當你看完後的感想是什麼?

如果說古代中國向來以龍、鳳代表一國之君和一國之母,那麼根據傳統中國文化對於不同動物的認知──不管它們是想像出來的或實際存在的──將其做不同位階的排序,藉此表徵不同等級文官或武官具備的特質,似乎也不難理解。

至於「象徵祥瑞」但「可能起不了實際作用」的圖騰,相信不管是古代中國或現今社會,綜觀世界各大文明、各國文化、各方宗教都有其獨特的傳承,這不僅體現人類敬畏天地的謙卑,也是所有人在現實世界中期許自己活得更好的誠意。

就以蝙蝠來說,它在傳統中國文化裡之所以會是福氣的象徵,乃因「蝠」音同「福」;當蝙蝠像「豹補子」裡的圖案那樣以「五」的數量出現時,則象徵了傳統中國文化裡的「五福」──長壽、富貴、康寧、好德、善終。

因此,文化上的官階象徵和祥瑞象徵,與科學上的實事求是,本來就是平行的兩回事。有可能同一個東西,從這個角度看很祥瑞,從另一個角度看卻很不祥瑞,兩種角度的認知各自獨立存在,誰也品評不了誰。

現實生活裡,新冠病毒人傳人不分階級和地位也是不爭的事實。3月27日確診染疫、4月7日住進加護病房、4月13日幸運康復出院的英國首相強生,正是這場戰疫全天下沒有人能置身事外的最佳實例。

然而「豹補子」封面和〈階級與地位的祥瑞象徵〉一文帶給我們的省思,不該僅僅只是如上所述而已。它最有意思的一面,其實是讓我們再一次看到了,唯一可以在科學上成立、也可以在現實中實現的祥瑞,唯有靈芝而已。

古人通過實踐經驗而非出於憑空想像,賦予靈芝祥瑞的地位;現代科學則通過各種實驗,證明了靈芝可以同時促進吞噬細胞、自然殺手細胞、T細胞、B細胞、抗體的生成與活性,調節眾多細胞激素的分泌,進而從「非專一性」免疫反應到「專一性」免疫反應,全面提升免疫系統抗病毒的能力,並且機動性調節抗病毒過程中的發炎反應。

當「豹補子」裡的元素被視為有影射新冠病毒來源之嫌的同時,可以保護人類防範新冠病毒感染、降低新冠病毒傷害的現成解方,其實也無巧不巧併存於同一個畫面裡!

 

新冠病毒從火苗到延燒全球的2020年一至四月

至於以深具中國意象的「豹補子」為引子,討論新冠肺炎和新冠病毒,是否暗伏笑裡藏刀的刻意?實際進到《新興傳染病》官網查尋過往期刊即會發現,選用不同國家、不同時期的藝術作品放在期刊封面「說故事」,似乎是這份刊物自1998年以來──創刊三年後──的一貫作風。

以同樣在今年發行的一至四月號《新興傳染病》封面為例:

◆ 2020年一月,當新冠肺炎和新冠病毒還是另一個名字的時候,該期的封面是美國水彩名家伯奇菲爾德(Charles Burchfield)的〈十二月的獵戶座

20200512-3

為此封面撰文的作者,藉由冬季最耀眼的星群告訴讀者,縱使天上繁星如織,還遠不及地球上的病毒「是目前可觀測星體的五百萬到一千萬倍」那麼多。

病毒到底是算不算「生命」至今仍有爭議,因為只具備遺傳訊息(DNA或RNA)和蛋白質的它們無法獨立存活,必須仰賴動物或植物細胞才能續命和增生。這也是為什麼地球上有這麼多病毒的原因,所幸多數病毒對人類並不像伊波拉病毒、流感病毒、愛滋病毒、登革熱病毒……那般危險。

地球之外的星球也有病毒(生命)存在嗎?作者期待相關領域的科學家們,有一天也能像當初化身為獵戶座的希臘神話獵人,早日在外太空狩獵到真正的答案。

 

◆ 2020年二月,當愈來愈多人困惑怎麼會「突然」跑出這麼一個新冠病毒時,該期的封面選用了十七世紀中期的印度水彩畫,畫中描繪古印度戰士民族拉其普特人(Rajput)和其馴養的單峰駱駝之間的友好互動。

20200512-4

瑰麗多彩、如詩如畫的田園風光,看在現代的流行病學家眼裡卻是暗藏危機,因為有些人畜共通的疾病經後來的科學證實,會經由駱駝傳染給人類。像是2012年於中東地區爆發的中東呼吸系統症候群MERS,即是人與駱駝太過接近的後果,才讓最初寄生在蝙蝠身上的MERS的冠狀病毒,有機會從蝙蝠,不知怎麼跳到了駱駝,再傳給人類。

人類與家畜間「長期以來」的互利共生不可能全都只有利益,而是也可能存在沒人想要的弊端(所以病毒不是突然跑出來的,而是人類長期只顧一己之私的結果)。如何重新拿捏人畜之間的「社交距離」,降低人畜共通傳染病發生的機會讓利大於弊,作者提醒世人務必深思。

 

◆ 2020年三月,當新冠病毒引起的症狀令人捉摸不定時,該期封面是法國畫家拉瓦爾(Charles Laval, 1861-1894)於過世前六年完成的自畫像

20200512-5

此期〈封面故事〉的作者指出,曾短暫與高更(Paul Gauguin, 1848–1903)一起作畫的拉瓦爾,畫風與高更相似難分的程度,就如同導致拉瓦爾三十三歲英年早逝的肺結核,與肺癌之間在症狀上和X光片影像上那般容易令人混淆。而同樣是由結核桿菌造成的腸結核,其腸道慢性發炎和某些腸道疾實在太像,所以也常被經驗不足的醫生錯判而延誤治療。

可以表現在肺部、也能表現在腸道的結核病,被醫界封為「最偉大的模仿者」。相比之下,作者彷彿在暗示:當前這個「不只會引起肺炎」或「未必會引起肺炎」的新冠肺炎,是否也是另一個高明的模仿者?

 

◆ 2020年四月,當新冠肺炎的重災區從亞洲移往歐美之時,該期封面是義大利聖維塔萊大教堂內以馬賽克鑲嵌而成的查士丁尼大帝半身像

20200512-6

為此封面撰文的作者,除了從藝術賞析的角度指出,古羅馬時代的馬賽克作品「觀賞視角不同,所見風景也不同」之外,更提到這位拜占廷帝國後期最重要的統治者,雖然把傳播和捍衛基督教信仰視為神聖使命,但這樣的力量並無法讓他和他的帝國免於西元541~542年爆發的大規模鼠疫。

這場世紀瘟疫,導致三分之一的帝國人口喪生,人口密集的首都君士坦丁堡的居民更有40%因此死亡,連查士丁尼本人也差點因為染疫而性命不保,後來的史學家甚至以「查士丁尼大瘟疫」為其記上一筆。所幸隨著醫學的進步和抗生素的發明,感染鼠疫桿菌已不再是不治之症。

 

還會有下一個「新冠病毒」
還好有「扶正固本」的靈芝

看完這四期封面故事,回頭再看2020年五月號封面的「豹補子」和〈階級與地位的祥瑞象徵〉一文,似乎是另一種眼界和心情。

原來當一個人的素質養成是人文藝術與自然科學兼容並蓄時,文化上「期待自己活得更好」的感性,以及科學上「想讓人類活得更好」的理性,就能在各自的平行空間裡與另一邊心平氣和的對話,甚至相互激發靈感。

從過去一而再、再而三的歷史教訓我們應當明白,新冠病毒引起的新冠肺炎,絕對不會是威脅人類的最後一個「新興傳染病」。即使有朝一日,預防新冠病毒的疫苗或治療新冠肺炎的藥物,能夠像預防結核病的卡介苗或治療流行性感冒的克流感那般造福世人,未來某一天還是會有下一個「新冠病毒」出現,到時就要再次勞煩科學家們腦力激盪,針對新興病毒研發全新的疫苗、全新的藥物。

所幸在一片迷茫的未知當中,仍有讓人心安的「已知」,那就是自古至今始終祥瑞的靈芝。

靈芝的祥瑞之所以永續存在,乃因為它的作用對象是「人」,是人體內的免疫系統、心血管系統、神經系統、內分泌系統……當這些系統各自精良並且相互平衡時,不管是過去式、現在式或未來式的新興傳染病,也不管其病原體打從哪裡來,更不管過程中有沒有疫苗或藥物相助,人體本身都能靈活應對,找到最佳的生存方程式。

不管病毒怎麼變,靈芝永遠都能以不變應萬變。只要沒有吃錯靈芝,只要吃到的靈芝成分足夠完整,靈芝祥瑞就能世代綿延、真實不虛。

tsugae

人工栽培的松杉靈芝。(攝影/許瑞祥)

 

延伸閱讀

1. 疫情當前搶衛生紙?穩住免疫才好安身立命! 

2. 面對新興病毒,我們需要靈活應變、進退有據的免疫力

3. 臺大教授許瑞祥專文:不管病毒怎麼來,善用靈芝保心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