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第一屆中國靈芝大會 系列報導〕張勁松博士演講:靈芝產業轉型需要解決的重要問題 ── 種源、栽培、加工標准化,市場營銷合法化(繁體版)

今年八月中,受邀在〈2015年第一屆中國靈芝大會〉演講的上海市農業科學院食用菌研究所所長,張勁松博士,指出中國靈芝產業長久以來的問題,並提出解根本性的解決之道。半小時的演講,整理成文卻有近萬字。很長的一篇文章,包涵的是十幾年的心血投入,以及對這個產業的關心和遠見,讀起來肯定得費點心。而當我花了一個多星期寫完這篇報導時,不禁心想,哪個靈芝業者先照做了,誰就先贏了!(感謝張勁松博士審稿)

文/吳亭瑤    圖表提供/張勁松    简体版/请连结  

2015Long-CJS00

張勁松博士/所長 簡介

◆ 蘭州大學 化學系 學士

◆ 中國科學院 上海藥物研究所 有機化學碩士

◆ 德國柏林自由大學 分子生物學與生物化學研究所 醫學博士

◆ 現任上海市農業科學院 食用菌研究所 所長

◆ 主要從事從食藥用菌中分離純化活性成分,並研究其化學結構和生物活性的工作。對靈芝屬的藥用價值進行了全面和系統的研究,建立了世界首個中國栽培靈芝種質資源數據庫。(攝影/吳亭瑤)

  

在所有食藥用菌裡,靈芝的研究論文數量最多,研究面相最深最廣,產品開發最快,卻也是爭議最多的一個。包括:什麼品種或哪個產地的靈芝最好?椴木還是袋料(太空包)栽培好?子實體還是粉孢子好?孢子破壁好還是不破壁好?……都是經常引起討論的焦點。

受邀在〈2015年第一屆中國靈芝大會〉演講的上海市農業科學院食用菌研究所所長,張勁松博士,即根據他十幾年來對靈芝菌株、栽培、成分、活性的科研成果,對上述爭議提出一些看法,並剖析中國靈芝產業當前面臨的幾大問題,提出「種源、栽培、加工標准化,市場營銷合法化」的建言,期許靈芝產業在經過撥亂反正之後,隨著大健康產業的興起再創高峰。

 

藥廠的強勢競爭,不容忽視

靈芝產業在中國到底有多熱?這位深受中國食藥用菌產業仰賴的學者,引用一些數據和大家說分明。

截至目前(2015年7月)為止,全球靈芝研究論文加起來已超過一萬篇,靈芝相關的專利也有近七千項,取得中國國家核可的保健食品和藥品各有五百多和一百多種,靈芝產品光是在中國的銷售金額已超過一百億人民幣。

而在接下來幾年,甚至數十年裡,隨著國家政策把「健保食品」列入「大健康產業」的支撐產業,寄望藉由「治未病」的保健食品減少人民生病、提升群眾健康水平,加上民眾本身健康意識提升、經濟收入增加,以及老化帶來的危機感等種種因素,以上各項數字還會繼續攀升。

據估計,中國的營養與保健食品產業可望在2015年達到人民幣1萬個億的規模,未來每年還會以年均20%的速度成長。其實不用放眼未來,現在的大健康產業已經是全球最大產業,占GWP(世界生產總值)的十分之一,無怪乎馬雲會預言,「下一個超越馬雲的人一定出現在大健康產業裡」。

正因為這塊大餅非常誘人,已有不少傳統醫藥企業紛紛開發功能性飲料、藥妝、保健食品等帶有大健康屬性的消費品。

張勁松特別提醒靈芝業者注意這様的局勢發展,因為相較於資金多、規模大的藥業企業,想要轉型做保健食品的農業行業企業,雖然掌握原料生產的優勢,卻在資金、市場營銷等方面處於相對劣勢,甚至連已經先搶進市場的小型保健食品企業也可能備受威脅。

 

打混仗不再可行,合法經營才有前景

想在競爭激烈的大健康產業中脫穎而出,考驗經營者的智慧,而首要之務就是「合乎法律規範」。

張勁松表示,這麼多年來中國在食品、藥品出了很多問題,促使主政者在政策面做了很多應對性的調整,其中之一即是食、藥監部門合並,食品、藥品統一監管,並重新修訂《食品安全法》的內容,於2015年10月1 日正式實施。

相對於舊法,新法有很多限制,像徵當局整頓食品和藥品的決心。張勁松呼吁靈芝業者們絕對要合乎規範,因為只要有一個廠家違法,整個靈芝產業都會受到影響。

另一個張勁松提醒業者特別注意的是,政策法規上對於「靈芝用途」的規定。

《國家藥典》收錄了赤芝(Ganoderma lucidum)、紫芝(G. sinense)兩種靈芝子實體,《保健食品的真菌菌種》名單中則收錄赤芝、紫芝、松杉靈芝(G. tsugae)等三個靈芝菌種,但靈芝不在《食藥兩用的中藥名單》裡。「所以,靈芝在中國只可作為藥材或保健食品原料,絕對不能當作食品銷售。」

至於許多人關心的「破壁靈芝孢子粉」,2014年政府當局已明確發函表明破壁靈芝孢子粉不宜作為普通食品的原料,也不得進一步加工做成普通食品。「這表示,沒有取得藍帽子(保健食品核可)的所有破壁靈芝孢子粉產品都是違法的。以前可能沒人管你,但現在只要有人舉報,一定會管你、罰你。」張勁松再三提醒。

 

不合法的菌種不該作為生產用途

如前所述,在中國能作為藥材或保健食品原料的靈芝只有三種(三大類)。換句話說,廠商種來生產用的靈芝怎麼樣都不該脫離這個範圍,但實際情況卻不是如此。

張勁松和其團隊成員曾收集全中國11個省份的主要靈芝產區共153個靈芝菌株(即品種),以及國外(包括斯洛文尼亞、阿根廷、美國、加拿大、印度等地)25株菌株,把它們放在同一個栽培基地,用同様的條件種出子實體,再根據子實體形態學進行分類。結果發現,這些菌株至少可被分成七個不同的種,其中之一,就是中國最常見的栽培種G. lucidum,俗稱靈芝或赤芝。

「我們也認為它和歐洲最早發現和命名的那個G. lucidum是不一様的種,但現在《中國藥典》上收錄的靈芝的拉丁名還是寫為G. lucidum,沒辦法改。」張勁松順帶指出困惑靈芝產業界和學界的另一個大問題。

「所以學術上和產業上要做到無縫接軌,還有很多事情要做。未來會怎麼解決G. lucidum這個學名在中國和西方文獻定義上實際是不同種的問題,目前還不知道,但現在我們只能用G. lucidum來稱呼中國栽培的這個靈芝屬的種。」

除了G. lucidum之外,這一百多個菌秼有的可歸類在紫芝(G. sinense)和松杉靈芝(G. tsugae)底下,有的則屬於無柄靈芝(G. resinaceium)、近擬鹿角靈芝(G. subamboine)、密紋薄芝(G. tenue)、樹舌靈芝(G. applanatum)等(圖1)。至於最近頗受市場關注「白靈芝」,也有人稱為「白芝」或「玉芝」,經鑒定後證實和靈芝屬一點關系也沒有。

張勁松表示,根據中國法律規定,上述除了前面三個菌種之外,後面幾個菌種都不能作為保健食品或藥品的原料。菌種不合法,做出來的產品就不合法,「所以生產用的菌種一定要合法,如果這個產業要往前發展,就要合乎法律規定;不能用作藥材和保健食品的菌種,就不應該種植。」

2015Long-CJS-f0

 

基因鑒定菌種身份,確保種源一致性

由於靈芝子實體的形態様貌很容易受環境影響,可能造成分類上的誤判,因此張勁松的團隊先後又利用四種基因鑒定技術,包括REPD、ERIC-PCR、ITS序列分析、Tublin部分序列分析等,對先前收集到的菌秼進行重復確認,得到的結果和形態分類法類似──目前在中國廣泛栽培的靈芝至少有六個種。

其實,基因鑒定方法不僅能區分靈芝菌種的差別,還可辨識出同一個菌種底下的不同品種。不過上述幾種方法都很耗工費時,所以他們後來又根據ITS序列分析的結果,建立了一套快速鑒定靈芝品種的方法(特異性鑒定PCR),「不須種出子實體,只要你把菌種送過來,我們很快就能給你答案」。

張勁松希望業界好好利用這套快速鑒定方法,透過基因判讀,搞清楚自己種的靈芝到底是哪個品種。「市場上賣的菌種各式各様,有些認證過,有些沒經過認證,千奇百怪。如果我們都不知道自己種的是什麼東西,卻要強調你加工做出來的東西是最好的,實際上是不可能的!」

 

種源混亂影響品質與食安

今天買到這個就種這個,明天買到那個就種那個,不只會使最後做出來的產品質量不一致,還可能影響生產(原料)的質量與安全。

「像是收孢子粉,通常是在相對密閉的環境裡,但有些菌株長時間待在這様的條件下,整個菌蓋、菌柄全長霉了。這様的孢子粉或子實體,誰還敢吃?不光達不到保健效果,還可能損害身體健康,因為霉菌會產生各式各様的毒素在裡面。」

所以張勁松提醒,選擇種源不只要合乎國家規定,還要考慮生長條件適不適合。只有事先仔細篩選品種,接下來都用同一品種栽培,才可能種出既有質量、又很安全的靈芝。

 

沒名沒利,誰來育種?

菌種混亂的現像,也反應出整個產業長期以來對於育種家的不重視與不尊重。

目前種源開發的重任還是落在科研單位身上,但很多人不願意做這件事。為什麼?張勁松直接了當地說,育種工作要花大量心思和力氣,但國家對菌種保護的基礎做得不夠好,加上大家都想用免費的,使得育種人員在智慧財產權上根本無法獲益。

不得利,名總有吧?可惜也沒有!張勁松以香菇的經驗為例,「很多人向我們要了品種之後,名字改得五花八門,那些育種家到栽培現場一看,發現名字裡沒有他的種,但事實上種的全是他的種。也有業者要我們開品種證明,但拿到證明後,實際種的全是別人的種。」

靈芝的情況也是如此,讓育種家們深感無奈。「老實說,育種這事,不得名不得利,估計就沒人要做了。所以我們現在提供業者品種可以不收錢,你要,我隨時給,只有一個要求,就是不許改名字。」張勁松希望為育種家爭取最低限度的保障。

然而就長遠來看,唯有建立適當的知識產權保護機制,業界才能持續有好品種、新品種可用。因此張勁松呼吁各家企業和經營菌種買賣的合作社,花點錢買品種,給育種家有一些回報,同時也希望大家在菌種保護這塊能夠自律,整個靈芝產業才能繼續往前走。

 

哪種靈芝最好?

一、「成分高低」和「活性強弱」沒有關聯

為了了解不同靈芝品種的生物活性,張勁松的團隊把先前收集到的一百多個菌株放在同一個基地、用同様的條件進行栽培,並將栽培所得的子實體用同一種方法萃取,透過細胞實驗比較不同菌株子實體水提物的多糖含量及其「刺激淋巴細胞增值」的活性,以及酒精提物的三萜含量及其「抑制腫瘤增殖」的活性。

把刺激淋巴細胞增殖活性最強的前20個靈芝菌株,及其多糖含量,以圖表呈現,柱狀代表增殖率,折線代表多糖含量,可以看出有些增殖率不錯的菌株,多糖含量相對低(圖1);同様的現像也出現在三萜含量和腫瘤細胞抑制率之間的關系,三萜含量最高的未必是腫瘤抑制率最強的(圖2)。

「這給我們的啟示是,我們用化學方法從靈芝裡測到的多糖和三萜含量,和其生物活性『沒有』正向關聯。」張勁松做出結論。

「所以,你問我哪個靈芝品種最好?我真的不知道,因為它的成分含量和活性高低就是沒有規律性可循。業者應該做自己的品種,找自己要的生物活性成分,而不是每個企業都標榜『我的靈芝是中國或世界最好的』。你最好的標准是什麼?標准不一様,答案又怎會一様呢?」

2015Long-CJS01

圖1  刺激淋巴細胞增殖活性最強的前20個靈芝菌株及其多糖含量

 

2015Long-CJS02

圖2  腫瘤細胞抑制率最強的前20個靈芝菌株及其三萜含量

 

二、沒有所謂最好的「品種」或「產地」

為了釐清「哪個地方產的靈芝最好」這個長久以來的爭議,張勁松的團隊特別挑選幾個不同的品種,放在不同的地方栽培(上海、福建、吉林、山東、浙江),比較子實體水提物裡多糖的含量與活性,以及醇提物裡三萜的含量和活性。

結果發現,多糖與三萜含量之間並無關聯性(表1、2);從各產地收來的同一個品種,不論是子實體水提物刺激淋巴細胞的活性,或是醇提物抑制腫瘤細胞的作用,都有差距(圖3、4)。

張勁松不諱言,他也和大家一様想找到一個規律性,「但實事求是的結果是,所謂的道地藥材,哪個品種在哪個地方栽培最適合,還真是很難說;也沒有哪個地方放任何一個品種去種,都能種出活性最高的靈芝,所以也不能說哪個產地的靈芝一定最好。」

 

表1  不同栽培地靈芝水提物子實體的多糖含量(%)

2015Long-CJS-f2

 

表2  不同栽培地靈芝醇提物的三萜類含量(%)

2015Long-CJS-f1

 

2015Long-CJS03

圖3  不同栽培地靈芝水提物對小鼠脾淋巴細胞的增強作用

 

2015Long-CJS04

圖4  不同栽培地靈芝醇提物對K562腫瘤細胞的抑制作用

 

三、袋料栽培沒有比較差

至於靈芝用椴木或袋料(太空包)栽培好?張勁松說,大家直覺好像椴木好,因為椴木種出來的靈芝比較硬(扎實),但如果從提取物的活性來看,其實很難說。

因為實驗證明,有些菌種用棉子殼袋料栽培獲得的多糖,其在體外刺激淋巴細胞增殖的作用比椴木栽培高很多,有些菌種則沒差別;而從三萜提取物對腫瘤細胞的抑制作用來看,袋料栽培的靈芝則表現得比椴木靈芝好。(圖5、6)

2015Long-CJS05

圖5  不同栽培方式對靈芝水提物體外刺激免疫細胞增殖的影響

 

2015Long-CJS06

圖6  不同栽培方式對靈芝醇提物體外抑制腫瘤細胞的影響

 

四、靈芝易受天候影響

張勁松還探討了「不同年份」對靈芝子實體質量的影響,結果發現,同一個品種,即使在同一個基地栽培,不同年份收成的子實體提取物的生物活性,也不會一様(圖7、圖8)。

不同年份意謂著天候差異,「因為種靈芝是靠天吃飯,有些年份出菇得特別晚,裡面各種化學成分一定會起變化。靈芝的活性是建立在化學成分,化學成分變了,活性就變了。」張勁松解釋。

換句話說,若想避免天候影響,每年都種出質量相對穩定的靈芝,工廠化栽培可能是必須考慮的方式。

2015Long-CJS07

圖7  不同年份栽培靈芝水提物刺激免疫細胞增殖的作用

 

2015Long-CJS08

圖8  不同年份栽培靈芝醇提物抑制腫瘤細胞的作用

 

靈芝子實體多糖GLIS的免疫活性

靈芝的生物活性是建立在化學成分上,因此張勁松也對靈芝多糖和三萜做了一些探討。

他們從一個新培育的靈芝(G. lucidum)品種(編號119)子實體水提取物中分離出七種多糖成分,並針對其中一個免疫活性較高的多糖GLIS,做比較詳活性探討。

實驗顯示,這個含有8%蛋白、分子量為1.2 × 104的多糖能促進淋巴細胞增殖,且量效關系呈鐘形曲線(圖10)── 10 μg/ml即有顯著的刺激作用,200 μg/ml劑量下的細胞增生數量最多,但當濃度增至500 μg/ml和1,000 μg/ml時,促進淋巴細胞增生的作用反而逐漸遞減。此結果某種程度說明了,靈芝多糖對免疫的促進作用有最適劑量,不是越多越好。

淋巴細胞包含有T細胞和B細胞等免疫細胞,而經進一步分析發現,GLIS促進細胞增生的主要族群是B細胞。把GLIS單獨與B細胞一起培養,即可看到GLIS的濃度愈高,B細胞增生的數量也愈多(圖11)。

2015Long-CJS09

圖9  靈芝子實體多糖GLIS的化學結構

 

2015Long-CJS10

圖10  靈芝子實體多糖GLIS刺激小鼠淋巴細胞的增殖作用

 

2015Long-CJS11

圖11  靈芝子實體多糖GLIS刺激B細胞增殖

 

實驗也發現,GLIS不僅能刺激淋巴細胞分泌IL-2、IL-4和IgG,也可直接刺激B細胞產生IgG,同時還能促進巨噬細胞增生,提高其吞噬活性,並增強自然殺手細胞殺傷腫瘤細胞的能力。

從GLIS與各種免疫細胞間的互動結果,證明它確實有提升免疫的作用,而且它對不同免疫需求的細胞似乎有不同的調控作用,因為後續的實驗顯示,比起正常老鼠的巨噬細胞,腫瘤老鼠的巨噬細胞對GLIS更敏感、反應更強(圖12)。

2015Long-CJS12

圖12  靈芝子實體多糖GLIS激活巨噬細胞

〔說明〕分別對正常老鼠巨噬細胞和腫瘤老鼠巨噬細胞加入同様劑量的GLIS,結果發現,不論是細胞活性或NO、TNF-α、IL-1β的分泌量,後者都比前者高。

 

理論上,GLIS既然有免疫效果,免疫細胞表面就應該有和它結合的受體。為了確定這件事,張勁松的團隊先把GLIS接了一個螢光物質,再讓它和免疫細胞作用,如此一來,和GLIS與受體結合後細胞會由熒光。結果看到的是,在淋巴細胞細胞表面的受體呈點狀分布(如圖13左),而在巨噬細胞上則是均勻分布的(如圖13右)。

顯然,GLIS會與免疫細胞上的某個受體結合,把原本處在休眠狀態的免疫細胞給叫醒。至於被GLIS刺激的受體透過什麼樣的方式活化細胞,張勁松的團隊已證實,並非透過鈣離子通道,而是與PKC蛋白激酶家族有關。

2015Long-CJS13

圖13  靈芝子實體多糖GLIS與淋巴細胞受體(左圖)和巨噬細胞受體(右圖)作用的情形

 

靈芝子實體三萜的抗癌活性

除了多糖之外,張勁松的團隊也對靈芝三萜類作了一些探討。他們利用超臨界CO2萃取法從滬農靈芝一號的靈芝(G. lucidum)品種子實體和菌絲體中提取出總三萜,再從中分離出數種單一三萜化合物,包括靈芝酸R、靈芝酸S、靈芝酮三醇和靈芝醇B。實驗發現,不論是單一或加總的三萜,都對前列腺(攝護腺)癌細胞增殖有抑制作用(圖14)。

2015Long-CJS14

圖14  靈芝酸R對LNCaP前列腺癌細胞增殖作用的影響

〔說明〕F為前列腺癌治療藥Flutamide;T為睪固酮,DH為二氫睪固酮,睪固酮經催化後會轉型為活性較強的二氫睪固酮,而這兩種雄性荷爾蒙都會刺激前列腺細胞增生,但後者作用較強。實驗顯示,靈芝酸R不只能直接抑制前列腺癌細胞增生,在睪固酮或二氫睪固酮刺激的環境下,也可發揮作用。

 

利用化學成分的指紋圖譜控制子實體的品質

化學成分不僅可以是靈芝生物活性的來源,也可作為靈芝品質控制的指標。就像張勁松說的:「你現在種的靈芝,和你上次種的是同一個嗎?你委托別人種的靈芝,他種好給你東西,是你當時要他種的品種嗎?」這些問題,都可以透過靈芝本身化學成分的分布特徵,也就是它的指紋圖譜,進行確認。

一、HPLC三萜指紋圖譜

他們首先利用HPLC建立靈芝三萜指紋圖譜。張勁松表示,每一個菌種或品種的靈芝,都有其典型的三萜類指紋圖譜,不會因為年份(天候)、產地、基地、栽培方式(袋栽或椴木)不同而有所影響(圖15),因此可作為控制靈芝原料品質、確認種源一致性的方法。

目前他們已針對赤芝、紫芝、松杉靈芝、無柄靈芝、密紋薄芝、樹舌靈芝等幾種中國常見的靈芝,建立專屬的三萜指紋圖譜,可以協助企業進行鑒定。

不過研究也發現,同一個靈芝種不同品種(菌株)之間的三萜類指紋圖譜有一些差異,代表它們的化學成分有差異,生物活性當然也不同,這就是為什麼栽培靈芝要做到「品種(而非菌種)標准化」的原因。

進一步透過HPLC分析不同靈芝菌株中八種單一三萜類(靈芝酸A、B、C2、DM、S、T,以及靈芝醇B和靈芝酮三醇)的各別含量,發現差異性很大,有的品種某些靈芝酸特別高,有的則特別低。「把這結果落實在企業就是,你必須尋找『屬於自己的品種』。」張勁松重申「找對品種」的重要性。

也就是說,企業必須找到「在成分含量上能支持其產品功效」的品種,甚至應該找出這個品種在什麼様的條件下進行栽培,其功效成分可以極大化,才能做出較理想的靈芝產品。

2015Long-CJS15

圖15  GL156菌株在五個不同基地栽培子實體三萜類指紋圖譜的比較

 

二、HPLC核苷指紋圖譜

除了三萜,靈芝裡還有另一類活性分成──核苷。和三萜一様,每種靈芝也都有其典型的核苷指紋圖(圖16),而且同個菌種底下的不同品種(菌株),各類核苷成分含量差距也很大。張勁松以尿嘧啶為例,最少的只有20 μg/g,最高則有219 μg/g。類似情況也出現在尿苷、腺嘌呤、鳥苷等成分上。

張勁松的團隊已經為中國常見的幾種靈芝建立了核苷指紋圖譜,「如果企業生產的靈芝是以核苷為主要的生物活性,就要考慮用這種方式作為靈芝質量的判斷標准。」

2015Long-CJS16

圖16  不同種靈芝子實體的核苷成分HPLC指紋圖譜

 

三、靈芝活性多糖GLIS的HPLC測定

此外,張勁松也利用HPLC對靈芝裡的活性多糖GLIS進行定量分析。「因為這個大分子多糖是我們從赤芝分出來免疫活性最高的一個,所以用它作為鑒定標准。」

測定的數據顯示,GLIS在不同菌種的含量差異相當大。就算同様是赤芝,GLIS含量也有差異,而且親緣關系遠的,比親緣關系近的,含量差異更大。即使是同一品種(菌株),在不同基地、用不同方式(段木或袋料)栽培,含量差別也很大(圖17)。

當然,不同的靈芝有不同特色的活性多糖,每一種靈芝原料和產品都可選擇合適的多糖作為鑒定標准。但從GLIS的測定結果可以看出,影響多糖含量的變數很多,如果沒有嚴格落實品質控制和標准化栽培,怎麼可能每次都種出品質一致的靈芝呢?

2015Long-CJS17

圖17  以HPLC測定靈芝活性多糖GLIS含量

 

三萜含量的測定方法有重大缺陷

凡在中國取得保健食品或藥品核可的靈芝產品,都會標示三萜或多糖的含量,但張勁松表示,這些含量標示無法相互比較,因為目前尚無國家統一標准,每家企業采用的測定方法不同,測出來的含量自然無法放在同一個天秤上一較高下。

所以,政府必須針對靈芝三萜和多糖建立統一的檢測方法,而且這個檢測方法必須具備科學上的正確性,不能失真。

張勁松以靈芝產品的三萜含量為例,「許多拿到藍帽子的孢子油產品,三萜含量標示少的大概17、18%,多的甚至超過20%。真的有那麼多三萜嗎?」

根據他們以HPLC法檢測靈芝不同部位總三萜含量的結果顯示,孢子粉裡根本測不到三萜類(圖18右邊HPLC圖譜)。但如果以「中國農業部檢測靈芝及其相關產品中總三萜含量的備案標准」,檢測同様的靈芝菌絲體、孢子粉、子實體,其三萜含量各為0.85%、1.93%、1.75%(圖18左邊表格),而孢子油的三萜含量甚至高達百分之十幾以上。

2015Long-CJS18

圖18  以分光光度計法和HPLC法測定靈芝不同部位的三萜含量

〔說明〕以HPLC法檢測靈芝不同部位的總三萜,得到的結果如右邊的圖譜:子實體裡含有很多不同的三萜化合物(每個起伏的波峰代表一種三萜化合物),菌絲體只有少數幾種(波峰很少),而孢子粉根本測不到三萜類(線條一片平坦)。

 

為了了解為什麼會有上述情況發生,張勁松的團隊把從三萜類分離出來的純的單品(即單一三萜化合物),用農業部的化學方法檢測:每種單品都投了50單位的量,照道理測出的量應該都是50,但實際測出來的差別卻很大:靈芝酸A只有一點幾,靈芝酸T只有12,靈芝酮三醇和靈芝酸B的差距較小,各有42和36。以同様的方法測定油酸和麥角甾醇,它們都不是三萜化合物,但測出來的三萜類含量卻有二十幾和三十幾。

此結果說明了,目前官方提供給企業使用的靈芝三萜含量檢測方法,不僅非常不准確,還會把油酸、麥角甾醇等非三萜的成分誤判為三萜類。

張勁松引用2005年陳體強等發表在《菌物研究》第2期的一篇論文〈靈芝孢子油脂肪酸組分的分析〉,指出靈芝孢子油中不飽和脂肪酸占總量的73.6%,其中油酸(C18:1)、亞油酸(C18:2)和棕櫚酸(C16:0)分別占了57.5%、13.4%、19.6%。

「也就是說,孢子油裡有將近一半是油酸,正是因為這個油酸,讓孢子油的三萜含量測定值出現了『大於20%』的錯誤。」

「所以是檢測方法有問題,不能怪企業家這様宣傳,他們不過是按政府公告的方法去做而已。」張勁松為業者緩頰,但也不諱言錯誤的數值會誤導消費者,因此政府必須盡快針對靈芝三萜、多糖或其它主要活性成分,制訂全國統一的檢測標准,才能促使靈芝產業更加健全。

 

重申對產業的建言:標準化、合法化

演講最後,張勁松再次叮嚀靈芝業者以下四個重點:加強「種源生產標准化」和「品種保護」的工作,推廣「栽培生產的標准化」和「GAP基地建設」的工作,重視「產品加工的標准化」和「質量安全控制」的工作,以及重視「市場營銷合法化」和「引導宣傳」的工作。

在種源方面,張勁松期盼產業界在菌種的工藝和生產能做好保護工作,並使用專業的菌種來保證安全性和品種確定性。

「現在很多生產區都是一家一戶的小型菌種公司,我覺得對這個產業發展是極大的不利。他往往買了品種後,自己再去擴繁,後面常會衍生很多問題,結果出了問題就去找育種單位,但賺了錢都和育種單位沒關系……」

「理想的做法應該要有專門的公司來做育種的工作,販售原有的栽培種,同時保證育種者與農民的利益,這個產業才能繼續下去。」張勁松建議。

在栽培方面,張勁松強調,光有硬體設施還不行,必須把生產條件標准化,才能生產優質的子實體和孢子粉產品。

此外,孢子粉、子實體仍有重金屬、農藥超標的問題,也要想辦法解決。「這個問題很大,因為只要有一個地方的靈芝超標,經過媒體報導後,不只當地的靈芝賣不掉,全國的靈芝都賣不掉了。」張勁松指出事情的嚴重性。

其實問題未必在種靈芝的人,而在種靈芝的地。張勁松表示,有些地方栽培靈芝是和其他農作物輪種,哪塊地空下來不種作物了,就用哪塊地種靈芝。問題是當時種農作物的農藥殘留還在,或者原本農地就殘留有重金屬,但栽培的人不知情,當然難以掌握段木下地後的安全性。

所以靈芝和其他作物輪種,看似提高農地利用率和生產報酬率,實則有很高的安全風險。因此張勁松認為這様的栽培模式必須三思,並建議業者們思考用袋料替代段木栽培來避免污染的問題。

在營銷方面,張勁再次強調,一定要合法,不要誇大。「宣傳靈芝可以改善病人感官症狀和免疫指標,這些都是真的,但千萬不要宣傳成靈芝是白娘娘給許仙起死回生的靈芝,因為誰不會死啊?誇大產品到最後只有百害而無一利。」

 

對現場提問的回答

〔提問1〕廠商都說靈芝孢子粉和孢油很有效,但為何有些學術單位研究的結果卻非如此?孢子粉和孢子油如果沒有三萜類,那為何產品會有效?

答:不同單位使用的研究原料不同,所以做出來的結果不能一概而論。目前已取得國家核可的相關產品,它們是由符合國家標准的正規機構做出來的,那些生物活性,如果沒有相反的證據,我們不能說它沒效。

孢子油、孢子粉的功效可能和甾醇類有關,所以我應該另外針對這兩種原料訂定適合它們的質量控制指標。

〔提問2〕靈芝孢子是否破壁後的活性比較好,三萜類較高?

答:從我們過去做的細胞實驗來看,靈芝孢子破壁後的活性確實比較好,但和三萜類無關。靈芝孢子是雙層細胞壁,用水、鹼、酸都打不破,若不破壁它的有效成分是否能出來,確實有疑慮。但破了壁之後孢子裡的油脂會氧化,必須加抗氧化劑防止它氧化,這是所有食用油都會添加的東西。

〔提問3〕聽說靈芝孢子未破壁的醇提率只有60%,但破壁後的醇提率可達90%?

答:這部分我們過去沒有研究,所以無法給答案。除了孢子破不破壁是否影響提取率之外,大家很關心的,孢子的輕重(飽滿度)是否和孢子的成熟度有關?以後有機會我們都會進一步了解。

〔提問4〕靈芝論文有上萬篇,其中有多少研究是免疫學專家做的?

答:北京大學林志彬教授對於靈芝和免疫的關系做了大量的研究工作;我大學和碩士念化學,博士才學免疫,只能算是「偏行」。投入這行業的免疫學專家確實不多,所以我們需要這方面的專業人士參與。同時就像林志彬教授強調的,現在的臨床研究實在太少了,很難說服老外,這也是靈芝學術界和產業界未來必須加強的部分。

2015Long-CJS19

今年八月,〈2015年第一屆中國靈芝大會〉在浙江省龍泉市召開,

上海市農業科學院食用菌研究所張勁松所長受邀於開幕演講,演講主題是

「靈芝產業轉型需要解決的重要問題」,現場與會者無不聚神凝聽。(攝影/吳亭瑤)

 

延伸閱讀

1.〔2015第一屆中國靈芝大會 系列報導〕張樹庭教授演講:
    靈芝產品面臨的問題和挑戰──從「為什麼靈芝產品裡有澱粉」談起!

2. 〔2015第一屆中國靈芝大會 系列報導〕號稱史上最嚴的新版《中華人民共和國食品安全法》
    將於10月1日施行,哪些要求和靈芝類產品有關?

3.  為解決問題而開的「第一屆中國靈芝大會」在龍泉圓滿落幕!
    中國靈芝產業能否華麗轉身,端視靈芝企業實踐多少科研成果(上)

4. 為解決問題而開的「第一屆中國靈芝大會」在龍泉圓滿落幕!
    中國靈芝產業能否華麗轉身,端視靈芝企業實踐多少科研成果(下)